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韶华素履手诉心——《应知不染心》品读

发布时间:2019-08-13 作者: 陈得时 阅读次数:150
[字体:  ]

  朋友!当你来到位于淝水之滨、八公山之阳的寿县城,是否会有发现或读到一本厚厚的历史书和纪年笺的感觉?渐次深入她,便会感受到古城文化的厚重博大。庄严肃穆的古城墙有道不尽的过往,一块城砖石就是一个故事;波光粼粼的护城河千百年流淌,一舀汤池水就是一首歌谣。遥想当年,万民生息的朝朝暮暮,也不知上演了多少或金戈铁马或歌舞升平或悲欢离合的情景剧。在时间的河流里,当岁月的浪花澎湃起新时代的今天,生活在这里的文人雅士刀笔墨客们,或寄情于写作,或钟情于丹青,或痴情在光影,他们的抱负与胸襟、感怀与愿景、狂傲与自怜,要么魂附于斗室文采里,要么梦萦在花鸟山水间,生活画卷中的每一笔,松竹梅兰下的每一色,无不情真意切乡愁满腔力透纸背慷慨激昂,充分地展示了他们的才华与情趣、使命和担当。2018年9月,经由安徽文艺出版社所出的青年女作家黄丹丹的文集《应知不染心》,就是这当代古城文化百花齐放精彩纷呈的累累硕果之一。
  该册文集,心手相印,雕刻芳华;结构凝练,语言清新。一篇篇精致佳作,或素缟淡雅,或明快婉丽,或色彩鲜明,且大都带有一定的抒情性,给人以小巧玲珑如诗似画般的美感。尤为难得的,看似漫不经心信手拈来,实以高视物外的清静沉稳和独到视觉,揭示出许多人们熟视无睹乃至置于脑后的美好东西,描画了社会生活的多个层面和人生况味,字里行间每每透露出哲人式的旷达与冷隽、灼见和热诚,其文笔温厚舒展力道自如卓尔不群。同时,文中也偶有方言土语随机穿插,这就有意无意地烘托出平易风、家常气,增添了亲切感和可读性。总体说来,篇目题材涉猎广泛,七情六欲严谨俱显,文理意境表达尽致,或促人警醒,或益人心智,或教人感慨。看后,让我感悟深刻的是,一个作家要学会感恩,富有激情和具有观察生活、研判生活、反映生活与讴歌生活的真本领。
  一,掬起乡情满捧;
  打开文集《应知不染心》正文首先映入眼帘的《素走古城》篇,但只见作者在沉醉中如是说:“……我的城,风雅而烟火。历史的沧桑掩不去俗世的温情,文化的厚重也隔不了时代的脉动。晨风在斑驳的墙砖上浮动起一缕尘埃,尘埃飞扬入市,卷入一场热闹的喧嚣。古城内四条古老的大街和由它们延伸的条条小巷都沸腾了起来。遛鸟的老人、赶早市的主妇、上学的孩子以及赶着钟点的上班族,人们陆续拥出门,在滚烫的汤锅前,在飘香的铺子边,在五颜六色的蔬果摊子旁,在熙熙攘攘的窄街上会集,让这座城洋溢着人间烟火的俗世嘈杂。虽然有点杂乱,但乱得笃实。”就这样,豁然欣然悠然地,作者在把读者慢慢带入微醺状态后,笔锋一转提示道:
  “想不吵不乱也容易。无论身处城的哪方,只要你肯动步,东南西北自有四座城门,往城上走,青石板道,芳草萋萋。市井人声的沸腾顷刻间便被丢在了身外。走在城墙上,仿佛走进了云雾里。远处八公山麓迤逦,脚下淝水蜿蜒,若不是有飞鸟偶然掠过,也许走着走着就会以为自己走进了一幅淡然诗意的山水画卷了呢!”接着,作者惜墨如金地告诉读者城内拥有着儒、释、基督、伊斯兰教等一座座古建筑群落,几几乎一笔带过。我就纳闷儿了,倘是再加上北门外山上的道观,在这面积仅为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五大教派的楼堂殿宇,如此集中地林立在一座县城,国内实属罕见,本应大书特书的呀!这种相似那画作留白式的写法运用在此,实在是出人意料。静心默论,人家笔下已经有的东西,何必再去着墨呢?旁人嚼过的馒头没有味,除非你能翻出新花样、弄出新意来!
  写故园、解乡愁,这里有一种亲爱、激越之情!这爱、这情,还体现在作家《走过小巷》捕捉到的市井人过日子的动感细节里:“……早上,倚着墙角喝着稀饭的老人,碗里就两颗新腌好的蒜子,他也问边上那个掰着白面馍馍的老人要不要夹上一个放馍里。彼此都不客套,掰馍的手这就伸碗里捞一蒜头出来,咬一口还说:‘这蒜哪有你老嫂子腌得好?’说罢一口吃了那蒜却又道,‘也不多弄点,死抠!’听这样的对话,于我,像是看场老电影一样精彩。”此等白描,何止精彩?在热腾腾、有滋味的生活气息里,人物鲜活得就要蹦将出来!品尝品尝,这比网络上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情感鸡汤要有味多了。
  再看看作家笔下的《古城春色》:“又是一年春归来。春,早已将寿州城北的八公山用素白的梨花轻纱曼裹,再配上那一片片彤云般的桃花做锦带,生生将这炼丹的仙山扮成了妖娆袅娜的仙女,引得无数远远近近的游客往来如织。春,也在老城的周围用金黄的菜花编成花环,将老城环绕。城外春意盎然,老城里的人,被那春色勾得心也活泛起来,人人都争先恐后地往城外跑,踏青看花赶春去。
  “……单位右边的小巷子里,有一面攀满爬山虎的墙,盛夏时每每经过那里,我都会觉得那满视野的绿可以将清凉沁人心脾。只是,深秋萎靡,冬日枯萎。漫长的几个月,墙上只有干而黄藤蔓,经络满布,让我想到生命繁华过后的那种苍凉。好在,春来了。春风那么温柔地一拂,老去的藤蔓仿佛被施了魔法似的,一夜间,就缀满了暗红色的小骨朵儿。我来去时总微笑着注视它们,我不急,我知道,它们比我还急,两天一过,那红骨朵儿就耐不住春光的召唤,悄悄伸出了孩子手指般的小叶尖儿来触摸这暖融融的光。差不多一两个礼拜以后,爬山虎的红色就褪去了,张开了的叶子嫩绿而透明,有清新的味道。我从墙下过,总慢慢地走,用心去体会它成长的快乐。”是的,只有用心体会,才会不枉自己的一番留意观察和细细琢磨。要不,又哪里会熬出“我不急,我知道,它们比我还急”这种拟人化的金句呢。
  篇末,作家十分动情地感喟道:“春色,其实是关不住也掩不了的。只要你有一双寻寻觅觅的眸,你会发现,犄角旮旯里都有春的影子。喏,不信,你就盯着脚下吧,你能想到那水泥道的缝隙里居然也能生出一株开着黄花的蒲公英吗?……在我的眼中,无论是引无数人歌颂赞美的八公山梨花,还是古城里这些微不足道的野草,它们都是鲜活而可爱的生命,它们都是这小城里春的使者。”
  ——如此笔法和情愫,让我想起了文化才女林徽因的诗《你是人间四月天》……
  二,贪看世间风光;
  在信息大爆炸的当下,谁都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逐步过上富庶生活的芸芸众生们,往往心血一来潮,都会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尤其是那些细心的人儿,还会事先在电脑前或手机上做一番功课,把那旅游目的地的情况搜个一清二楚。于是,茶余饭后,便有好事者提出了一个“什么叫旅游”的话题。什么叫旅游?有人戏答:“旅游,就是人们从自己住腻了的地方,去往别人住腻了的地方。”说得可对?也对,也不对。不过,对于作家们而言,居家的地方哪怕水再苦涩、地再贫瘠,也会充满深情地走上高坡铿锵一曲;倘若去往他乡,那就更是打马驰骋别有一番情致了。
  《有山曰霍》《寨若天堂》《大美肥东》,再有《谒明皇陵》《百里长安谧于世》《远方的鄂尔多斯》等等,透过文集《应知不染心》中这诸篇文题,便让读者知道它们的作者黄丹丹是揣着一颗热爱生活、赞美生活、敬畏生活之心,踏上旅游抑或采风乐途的。
  这里,我们不妨就来看看她的《沉梦凤凰》:“不知是因为《边城》,还是因为那句‘为了你,这座古城已等了千年’的标语,料峭的三月,我开始了独往凤凰的曼妙旅行。一路列车在行进,我则埋头于书本中,偶尔一抬头,便激动了:哦,凤凰,等我千年的城,我来了!……
  “凤凰的确是座很小的城,然而小得玲珑紧致,别具特色。沿河的吊楼在夜晚霓虹一闪就是很诱人的酒吧,酒吧里暗暗的光影,间着或锐利或暗沉的乐声,手持一杯酒,思绪遥遥地随乐声在楼下的沱江上荡漾。
  “凤凰是座适合以归隐之心来旅行的人,她不张扬不媚俗,不够诱惑和神秘,就像一个幽然绝世的佳人,独伫听风一般,不去刻意迎合走向她的人。然而,正是这种淡然悠闲的风格吸引着我,让我想好好地探索她内心深处的隐秘。那条被磨砺光滑的青石古道,还有沈从文夹书踏过的足印吗?他是缓缓地踱步还是匆匆地疾步呢?今天的凤凰还是他的凤凰吗?那些他写过的故事,还有故事里的人,以及故事里的人的后裔还在这座城里继续生活吗?沱江上的船只还有那旧时的故事吗?”
  作家在她的另一篇作品《情书》中说:“这两天一直在读沈从文,读他那些在船上写的情书,静静地去体会他的情感,觉得非常耐人寻味……”我感觉,在沈从文笔下,爱情可以叫人忘掉时间,时间也可以使人忘掉爱情。
  是凤凰城成全了沈从文,还是沈从文成全了凤凰城?这是早年我站在“半城烟雾半城山”的沱江边小码头上突发奇想的一个问题。今天,轻掩《沉梦凤凰》沉思遐想,是否可以这样说:凤凰城养育了青少年时期的沈从文,此后的他竭诚倾情地凸显了凤凰城。既然我们的青年女作家那么喜欢中篇小说《边城》,那就在此顺便谈谈这本书作者沈从文的二三事吧。
  1929年夏,沈从文通过诗人徐志摩认识了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妇。从1931年到1933年,沈从文在武汉、上海、青岛、北平(北京)、济南等地奔波劳顿,火车里、轮船上,每每都能见到他埋头创作的身影,其作品一发而不可收出现井喷状,积攒着名气,也积攒着资历和创作素材。他虽为“乡下小子”,但对大家闺秀张兆和一见倾心、痴迷若狂,竟写了几百封可以入册的情书。张兆和一开始觉得他土里土气,不知道天高地厚,后来也慢慢被他的专情和文采打动。最终,在大文豪胡适等人的撮合下,郎才女貌的一对结为连理。婚后的沈从文,一面继续忙于创作,一面偷闲社交择友。这一时段,沈从文开始每天在家门口老槐树下写他的《边城》,也开始走进林、梁二人家的文艺沙龙——“太太的客厅”。
  读过《林徽因传》的人都知道,林徽因是一个作为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三个男人(梁思成、金岳霖、徐志摩)刻骨铭心地爱她一辈子的女人。沈、林二人的交往,是以文学艺术气味相投为基础的,他俩都很唯美,追求爱,追求“诗意和信仰”。在徐志摩去世的日子里,沈从文和林徽因成为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沈从文结婚的时候,林徽因和梁思成送了锦缎百子图罩单。沈从文主编的《大公报·文艺副刊》创刊时,林徽因提笔写下了发刊词。其后,林徽因撰写的一篇篇文章,沈从文经常索要在其副刊上发表。他们俩常常一起活跃在文人聚会的公众场合,曾经一起出现在读诗会上。有一个时期,每逢星期六下午,沈从文都会一次不落地来到“太太的客厅”做客。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林徽因受命设计国徽志得意满,沈从文渐渐落魄失意命运多舛……
  林徽因和沈从文,一个是热情奔放的女子,一个是温柔多情的男子,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天差地别,一个长在都市,一个生在山城,可他们却有着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理想。沈从文的小说有时写得春宵暖媚,林徽因看着看着就会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沈从文偶尔会向林徽因倾诉衷肠道出苦恼,林徽因在写给沈从文的信中则说:“没有情感的生活简直是死”。他俩之间的这种惺惺惜惺惺的“文人相亲”,又何来“男女有别”?
  就在游览出了个文学巨匠沈从文的凤凰城的淫雨霏霏日子里,作家觉得“……在古老的小城,这雨反而会增加些许浪漫和意境。缓缓地在雨中漫步,看远处黛色的群山,青石板的尽头欢悦跑过散学的孩子。突然,我想家了,想我居住的那座古城,那在古老的文明濡养下的小城寿县。”这是女作家的文弱,还是女性们的通病?不!这需要有那种天赋的敏感和柔情,来尝味自身的阅历和经验,那时那刻,对市井情怀的那种怀旧因子,正朦朦胧胧地跳动起来,在那念兹在兹古色古香文雅风韵里,油然生发的一种被唤醒了的深深眷情。这眷情,古今中外倒有多少志士仁人、文化精英为之痴缠?!从而,造就了人文,成就了人生。
  其实,无论你是一位文字大咖,还是一个白丁素人,究其人生,都就像是一次充满未知的旅行。途中,我们不但可以欣赏到人世间的秀美风情,而且也会领略到看风情的惬意享受,难免还有煞风景的困顿遭遇。正可谓:善良与美遍布天下,然丑陋与恶也无处不在!因此,这种旅行并不会因为美丽的景致而终止,也不会因其煞风景的遭遇而却步,人总要活下去,活出自我,活出自信。其间,不管碰到什么,我们都需要保持一份平和,坚持一份清醒,领受每一刻的感觉,以感恩的心态赏析每一处景观,包括自然、人文的。久而久之,我们对自己所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经受的磨炼,便成为一生中串珠似的难以忘怀的记忆。也许,这就是人生,只不过因人而异千差万别罢了。
  三,敞开文友心扉;
  学界语:“人是感情动物。”
  哲人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在作为有感情的人的人与人之间形成“群分”以后,整个社会的各行各业便就出现了大大小小、各种各样所谓的“圈子”。分门别类一下,像“生意圈子”、“炒股圈子”、“科研圈子(团队)”等等。其中,在“文化圈子”里,大家以文会友或以画会友等,一般统称“文友”。所谓文友,精神亲人。文友有亲疏远近之分,基本上是合得来的才可能走到一起;文友有男女老少之别,只要合得来,“男女搭配”、“忘年之交”不是不可以,乃是文学艺术界司空见惯的现象。譬如:当年北平城的林徽因家“太太的客厅”文艺沙龙,就是一个中西合璧有男有女的文化圈子;沈从文和林徽因,可算作这个圈子文友中的翘楚和楷模。通读了文集《应知不染心》之后,方才知晓其作者所融入的不只一个圈子里的文友是灿若群星的。这里,就挑出其中几颗最耀眼的。
  青年女作家黄丹丹的文集《应知不染心》中的《玩家主笔》篇,是写作家赵阳的。想必是得益于她对这位文友情况的了然于胸,这才有意识地采用俏皮的题目、俏皮的文句,码就了一摞颇具幽默、风趣意味且是正儿八经抒奏友情的俏皮文字,这是一篇把褒扬和感动浸润到了文字之中的智慧之作。
  《玩家主笔》是通过如下几个侧面来刻画其主人公的:
  她说,赵阳的文集《寿州走笔》刚出版时,原本说好是要开个发布会的,可自己等了又等,始终没见动静,这便敲开他办公室的门,询问会定在啥时开,得到的回答是“不搞不搞。咳,那不就是玩吗?不能当个事。”紧接其后,作家感叹:“哦,三年两载就又‘玩’出一本书,算他会玩!
  “其实,自己没过两年就又出新书对曾经的赵大牙如今的赵主编来说,它还就是个‘玩’。这几年,赵阳不仅是执笔写文力作不断的作家,还是一套不断出新的‘寿州文化丛书’的主编,这套书,排在我书橱里的已有十余本。”在提到其中《寿州千古之谜》时,其策划编辑之初,作为知情人儿她这样述说道:
  “……他领着一帮文友,去瓦埠湖看天鹅,去八公山上扒石头,还鬼子进村似地钻到老圩子里拍土房子瞅老树。他们顺带捎上一只鸡两条鱼的,再扭开怀揣着的几瓶老酒,就着寿州的山水与风物,先喝他个昏天黑地。当然喽,赵阳是肯定不会喝昏的,他酒量大如海。酒桌上,他侃侃而谈却也不耽误喝酒,他说‘天下不可小寿州’,人说‘寿州不可小赵阳’。喝酒,他不以量大而欺人;做人,他不以身高、位重而压人。用他常说的话就是:都是朋友,就是玩!好嘛,这一玩就玩出了寿州的文化与底蕴……
  “玩出了大动静,庆功宴便必不可少。一众文友挤在寿州城一间毫不起眼的大排档里,你拎一壶酒,我切几碟菜,往那逼仄简陋的小包间里一钻,点两个寿州出品的小菜,萝卜丝子来下酒,豆腐青菜保平安。这群人,不图吃喝,不图名利,就图个舒坦——大家伙儿在一起玩得舒坦!席间,赵主编吱溜一口酒,慢悠悠地说:‘多好!朋友们在一起,能做出点事,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给挖掘出来,记录下来,留给后人,这事多好!’
  ……“会玩的人是不缺朋友的。我早就说过,赵阳有双贼亮的眼睛……赵阳的笔也会画速写……除了会用文笔画速写,他还擅用文字画漫画、素描、工笔与水彩画……赵阳写人,写出了精神,写出了风骨,更写出了情谊与意趣。因此,他写的人,人们都爱看;他写的人们,也都以能入他的笔墨而欢喜。作为同好,我自然晓得,人是不好写的,就如人也不好做一样。”
  读到此处,我不禁在想:这是作家黄丹丹、尤其是她所写作家赵阳讲的那些朴实纯粹却很大气挺拔的话语,无疑都是发自内心的对时代对生活对人生的情感波澜和深广见地,也是两位作家内心世界与人为善至情至真的写照;细腻的冷静之思则是作家对做人、做事深切的理性感悟。然而,人,不好写可以努力;人,不好做难以改变。这是因为,我们所处的人文环境就是这个样子:你人再好,不会、也不可能会每个人都喜欢你。有人亲近你,也有人讨厌你;有人羡慕你,也有人嫉妒你;有人景仰你,也有人瞧不起你。生活中、工作上,你所做的一切,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而我们该遵循的,守住自己的原则,不刻意讨好,不阿谀谄媚,也不容人欺负;切莫违背自己的本心,丢失自己的本性。况且,天下谁人没点脾气和自尊?!
  常言道:“人的一双手,十个手指头,有长也有短。”一样的眼睛,不一样的看法;一样的嘴巴,不一样的说法;一样的人们,不一样的活法。君不见,鹰,不用喝彩也在翱翔;草,没人心疼照样成长;山里的兰花,无人欣赏依旧芬芳。做事不需要人人都理解,只需尽心尽力问心无愧;做人不需要人人都喜欢,只需干干净净坦坦荡荡。就像作家在《玩家主笔》中描写的那样,赵阳这人生得挺拔,做人挺拔,学习、工作奋斗起来也挺拔!一般来说,生活不会亏待奋斗者的。在奋斗的道路上,当有朝一日你们的惊雷在人们的头顶上猛然炸响,那不就是令人刮目相看高山仰止的最好佐证吗?
  “记得作家须一瓜说过这样一句话:‘作家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认识人,认识你自己。’”这是《应知不染心》文集里一篇以《业余小说家流冰》为题的文章中出现的句子。作者接着写道:“读流冰的小说,得‘防恐’,那种夜半无意瞥见镜中自己那副披头散发模样时的惊恐。流冰就是邪乎,他不仅认识了自己,认识了人,还把那种对自己、对人性的认识用逼真而清晰的字眼描撰而出,令你清楚地对照出,那就是你,即便不想承认,你也明白,那是你不会示人的午夜的脸。其实很多时候,人都是在扮演自己,真实的自己往往被麻醉或者催眠在某个角落。流冰这家伙,跟谁都有仇似的,非要把人家拉起来,好好看着自己,那个不坚强,不优雅,有些虚妄与粗鄙的自己。有人说流冰的小说,是‘底层写作’。我倒觉得,其实流冰,他是在以匍匐的姿态看人。我能想象出曾当过兵的流冰,匍匐在地,闭着一只眼睛,用另一只眼睛以凝视准星的方式观察着他的靶体。然后,他精准的出击,往往便击中了要害,也戳中了读者的心。”
  以上这番话,是针对流冰先生的小说集《杠打老虎鸡吃虫》说的。让人读着读着,分明感到这是在把小说的张力拉到了近乎崩裂的极限,作家流冰的此等文字功夫如同武行铁拳十八掌,实在是厉害!而这种舍得笔墨的深刻描述与精辟评说,是我们的青年女作家黄丹丹用她正直、诚恳、热切的拳拳之心,道出认真阅读后的真切直感,显示了她对文友之文深沉的偏爱,以及对其文友本人的无尚敬重。
  接下来,作家以变通的复述、解析方式从小说集中遴选了几个篇章中的精彩片段予以分述,并且给出了中肯的评价。这种写法,既是容易的又是很难的。说它容易,面前就有现成的故事;说它很难,一在于提炼故事情节的优化性,二在于简洁语言表达的准确度。为把作家在品评小说集《杠打老虎鸡吃虫》中拎出来的篇目探个究竟,便找来原著用心地拜读了一下,这让我不得不惊叹她驾驭语言的能力,同时也佩服她与有荣焉的情操。
  该篇文章的结尾,作家提纲挈领地采用一种否定之否定的哲学笔调写道:“挺作,挺拗,挺拽,挺能说,挺邪乎,又贼,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却一直认定他是我的师友。因为,他的作是一种执着,他的拗是一种坚持,他的拽是一种真情,他的能说是一种幽默,他的邪乎是一种灵气,他的贼是一种智慧。一个具备此番特质的人,并不把写小说当成主业,而是专心地培养着家庭与孩子。作为一个‘业余小说家’,他并不是一个小说创作者,而是把生活移植入小说的种植者,因此,他的小说比生活更现实,比现实更精彩。”这话说得有板有眼,这话说得掷地有声,谁说不行都不行!
  ——这是作家以个人的生活体验、创作心得与研读文友作品后的深切感受相结合的方式,调动女性之笔特有的那种温婉俏呱珠圆玉润的文字,用最平实的情感强调出文友之文的文字背后的价值,旨在说明流冰小说感染人、鼓舞人、教育人的传导作用,相应地,也比较丰满地展现了这位豪放不羁有情有义的风流人物——流冰形象。
  文集《应知不染心》中的《影人老梦》篇,是写一个网名简称“老梦”的摄影家孟伟的。此篇与其说是“写”,倒不如说是“绣”。亲爱的读者!请看下面作家用她的绣花之笔绣出来的锦绣短章:
  “认识老梦纯属偶然。那天不知怎么,想起在百度里搜搜寿县,结果“寿州老梦”被我搜了出来。一进他的博客,顿时惊诧了,斯人竟是一位出色的‘影人’哦!他的博客里佳片纷呈,有很绚烂的的静物花草,有很诙谐的市井百态,有很玄妙的跌宕光影……于是,很崇拜地慢慢翻他的相册,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他忠实的粉丝。
  “老梦的片子是美轮美奂的。我虽不懂得摄影的技巧,却也有双能够审美的眼睛,他拍荷花的片子中,有一帧是很萧落的残败的荷叶,黯黯的色调,沉寂的画面。这样的片子,不是谁都能想得起去拍摄,也不是谁都能处理得这么完美的。我从那张片子里读出了老梦诗人般的情怀,莫不是,在他的心底也有一个久久回旋的爱情的清梦,他在以凋零的、惨败了的荷来缅怀他那没有成形的爱恋?”嗐!残荷咏叹调!及此,再看看她的《探荷》里的荷:“……我默默地立在栈桥上,望着眼前的密密匝匝的荷,它们或处于沉静,或如少女脉脉含情,或如牡丹雍容华贵,或如仙女清雅飘逸。或许我们来晚了,荷花疏了,莲蓬却正密。它们擎着头,有的已然枯去,有的尚青绿。但无论是青绿还是枯萎,都有一种诗意凛然的美。”这种美,用来喻人,不单单娉婷玉立,还有一身浩然正气;用来喻心,纯洁、高尚,不染纤尘。
  “老梦的片子有着惊人的真实。可能就像他这个人,总是在和你谈话的时候很放肆地盯着你的眼睛。在他那些写实的片子中,有些人物的目光和面部的细节,真的让人感觉非是画中人,疑为在身畔。喜欢他拍的老人,老人的皱纹里有让人仿佛可以触摸到的岁月的沧桑;也喜欢他拍的孩子,那无邪的眼神和搞怪的模样,加上他寥寥几笔标题性的文字一提炼,就立即生动得宛如‘活物’了!”
  可不是嘛!大凡出自孟伟之手的摄影作品,堪称帧帧照片都是情感体验的结晶,幅幅影像都是炽热心血的积淀。
  “老梦应该属于那种很执着的影人,他拍片子可能完全是出于对生活和自然的热爱。通过他的片子,我看到的是一个静静的灵魂和一双细致的眼睛。他的拍摄有很多都是在默默地记述,就像我们私下里写的日记,不是为了示人,而是在记述他所感受的一切。所以,他的片子有缓缓的时光的律动。譬如我很喜欢的一张野菊的片子,可能就是经他不经意间的拍摄,然而那样的片子却给人无以名状安宁感,仿佛时光是一个和蔼的老人,光阴柔柔的,花淡淡的,农具安然地躺着,没有纷争、没有对白,只有无垠的安宁……
  “记得一次聊天,老梦说自己‘除了拍片,其他什么都不会’。其实,这是大师的谦虚。在我猜来,老梦的文字功底一定也很了得。不说旁的,单就那些片子的标题,或雅致,或诙谐,或古意如诗,或警语成偈,而且无不与片子对应贴切。假如只是些文字功底平平的人,或许也能拍出佳片,却达不到老梦字字珠玑以标题提升片子内涵的高度。”是啊,好花与绿叶相配,才会更加美丽。作家赞许摄影家孟伟是个谦逊的人,在我稔知那是一点不假。他不像有的人,刚没做上三两个瘪角俯卧撑,就妄称能强奸地球。
  “欣赏老梦的片子,同时也很敬佩他对自己追求的执着和坚持,以及他平和而安然的个性。这样的人,从事艺术,他的作品才会给人真切的享受和深层的感悟。”
  这里,建议作家不如再添加三言两语:从事摄影这一行当,它会使你吃尽苦头又尝足了甜头,将会让人活得从容活得硬朗活得开心!
  仰望星空,满目璀灿;作家在文集《应知不染心》中,凭其情商抒其情怀,倾其珍视文友间情谊的情感和仰慕而又感佩的笔触,挥就出《胸藏山河写晴岚》的画家程耀伦,描摹了《淡然诗意的生活》的书画家谷朝光,撰写有《酱墨者记》中的书法家李继祥……
  四,小资与生俱来;
  在自然界,山有山的伟岸,海有海的广漠,风有风的自由,云有云的浪漫。在文学创作上,我喜爱并追求类似于自然界的这种原生状态,自然至简,没有故作的高深,没有夸张的炫技,也没有假装的扭捏,更没有什么佯狂,只是自自然然地写作,笔尽其势、腕尽其力,写就的文章让人读起来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清爽和快感。文集《应知不染心》恰恰就具有这一风格特征。另外,还有一个不同于一般男性作家作品的突出特色,那就是溢满着“小资情调”。小资情调,大体来说对于女同志而言,都是与生俱来的。诚然,在作为青年女作家黄丹丹的作品里不乏出现,倒也在所难免,纯属正常。像收在《应知不染心》集子里的《晴天》,尽管篇幅短得不能再短,确是一篇意味深长且为典型的小资情调十分浓郁的好作品。这里不妨全部抄录下来,以飨读者:
  “喜欢晴天,相信很多人都是。晴天,尤其是连阴天之后的晴天,给人惊喜的阳光,总有最神奇的魔力。阳光,其实也是一剂药,可以治愈很多的疾病,譬如抑郁的心结。
  早上,上班的时候,有雾。女儿说,好冷呀,我弯下腰来和她玩亲亲,鼻头抵住她的小鼻尖,她有点怕痒地哈哈笑着说:“真凉!”我问她:“像不像狗狗?”她立马接话说:“你是在学张爱玲!”嘿,真来劲儿,她小人儿居然记得张爱玲小说里的话:冰凉的鼻尖像狗一样。呵呵,而我,也穿了件毛衣斗篷,领子上是一圈毛毛的皮草,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冬日,有着凉凉鼻尖的张爱玲也是穿皮草的,可惜,她的身边没有一个小可人儿相伴。
  来单位,煮了壶普洱,加了玫瑰在里面。先喝了一杯咖啡当早餐,再侍弄我的花草,然后打开电脑,开始我新的一天。待普洱的香汩汩而出的时候,我朝窗外一看,太阳出来了!站在窗前,看不远处的民居里,一位男主人在晒被子,一只很胖的猫在他脚下慵懒地蜷着,太阳正好落在它身上。好一只幸福的猫咪啊!同样幸福的应该还有一位,那家的女主人。一个知道晴天晒被子的男子,该是一个热爱家庭和生活的人!
  普洱很香,糯米味儿的普洱小饼,被我切成更小的块儿,和玫瑰花蕾、苹果片一起煮,美味又消脂。消脂?倒不确定,但是我的味蕾是充分享受着这滋味的。喝完一盏茶,往体重秤上一站,哈,居然轻了一格!想一想,一定是因为晴天,心情好,那些阴郁的心思都被阳光蒸发了去,所以,才轻了的!”
  看了这篇小东西,不知怎么的,在满心快意的不知不觉中我又想到了林徽因,准确地说是想到了她的那些美不胜收的文学作品。顺其自然,温故知新,不如就摘录一点吧。
  林徽因的散文《一片阳光》开篇这样写道:“放了假,春初的日子松弛下来。将午未午时候的阳光,澄黄的一片,由窗棂横浸到室内,晶莹地四处射。我有点发怔,习惯地在沉寂中惊讶我的周围。我望着太阳那湛明的体质,像要辨别它那交织绚烂的色泽,追逐它那不着痕迹的流动。看它洁净地映到书桌上时,我感到桌面上平铺着一种恬静,一种精神上的豪兴,情绪上的闲逸,即或所谓‘窗明几净’,那里默守着神秘的期待,漾开诗的气氛。那种静,在静里似可听到那一处琤琮的泉流,和着仿佛是断续的琴声,低诉着一个幽独者自娱的音调。看到这同一片阳光射到地上时,我感到地面上花影浮动,暗香吹拂左右,人随着晌午的光霭花气在变幻,那种动,柔谐婉转有如无声音乐,令人悠然轻快,不自觉地脱落伤愁。至多,在舒扬理智的客观里使我偶一回头,看看过去幼年记忆步履所留的残迹,有点儿惋惜时间,微微怪时间不能保存情绪,保存那一切情绪所曾流连的境界。
  倚在软椅上不但奢侈,也许更是一种过失,有闲的过失。但东坡的辩护:‘懒者常似静,静岂懒者徒’,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此刻不倚榻上而‘静’,则方才情绪所兜的小小圈子便无条件地失落了去!人家就不可惜它,自己却实在不能不感到这种亲密的损失的可哀。
  就说它是情绪上的小小旅行吧,不走并无不可,不过走走未始不是更好……”(原载1946年11月24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之所以节选这段文字,是想说明我们的青年女作家黄丹丹与被胡适誉为中国一代才女的林徽因,虽处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生活,不同的语境,但她们不约而同地写了亘古不变的晴空下的阳光;对于各自的描写主体,同样写了各自带有那种充满小资情调的感觉和感动,同样是把文字用来记述各自的真实生活和心灵追求,文笔里都有一种渗透到骨头眼子里的细腻和柔媚,然又并非完全出自她们的刻意,而是一种自然心态的自然流露。
  林徽因是一个接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女子,一生酷爱文学钟情艺术,深受欧美文艺思潮的影响。黄丹丹说她是一个学医的,但她更是一个对于文学艺术热爱有加其情也钟的新时代女性。然则,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作家。
  五,高擎内心火矩;
  在文集《应知不染心》里,《作又怎么了》是一篇不可小觑的作品。
  作!作又怎么了?“……也想不作来着。虚心的学习着大众的生活方式。朋友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生活就像散文,形而上,浮着,不接地气。我迷茫地望着他,怎么才能接地气?他不厌其烦地向我示范各种所谓接地气的生活方式。我懵懂地学习。我终于可以在抹满油污的早餐铺子边坐下了,生疏而羞怯地说,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但我发现,我真的吃不下。我从小到大就没有在外面吃早餐的经历。并且,我是学医的,有难以控制的洁癖。我弃下吃了几口的油条和一点没动的豆腐脑,落荒而逃。回到家,就哭了。觉得自己真是没用,怎么可以这么不接地气?”
  这是作者在向自己发出的诘问。基于作家因其读了别人的一篇题为《你就作吧》小说,再加上朋友啰里啰嗦勉为其难的说教,便有了一次硬着头皮试图改变自己的尝试。结果呢?可想而知,只能带着极大的挫败感而作罢。对于这种不打自招的自我剖析,完全是一种实际感受的坦白和宣泄,忒本真、诚可贵。
  于此,我忍不住想起《林徽因传》里说的,当年的林徽因就有股子“本真”劲:一天,林徽因很认真地告诉丈夫:“我苦恼极了,因为我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梁思成听罢,既惊愕又痛苦。考虑一夜后,他郑重地跟妻子说:“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了金岳霖,我祝你们永远幸福。”其后,林徽因非但没有离开梁思成,反而对他说了一句能让世上所有男人都动容的话语:“你给了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将用我一生来偿还!”当林徽因原原本本地把这一切告诉了金岳霖之后,金岳霖的回答极为坦诚:“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
  作家在对自己发出第一声诘问之后,接下来便是连珠炮般地自问自答式的诘问。笔者呢,敢情就来冒昧地做一回“脂砚斋”吧:
  “……什么叫矫情?矫情是那种与思想刻意闹别扭的行为。我这样了吗?没有。我只是过一种自己喜欢也习惯了的生活。而那些不能理解的、与我生活喜好和习惯不同的人就说这是矫情,有道理吗?他们吃卤菜喝啤酒就是生活,我吃甜点喝咖啡就不是生活了?踏实的生活,就是享受自己能力所及并且喜欢的一切。”
  现今,大凡一个具备一定文化知识水平的职业女性,对自己的生活、感情、事业以及人际交往方面,一般都有一个自己当家作主的基本准则,且往往还会不由自主地带点自视清高或是自命不凡的色彩。而这种“准则”一旦接触社会走进现实生活,便会经常与那世俗、偏见、泥古不化相碰撞,火花点点,徒增笑耳。生活嘛,本来就像个万花筒。
  在做人的环节上,不怕别人用手电筒般的卡尺来丈量你,还真的需要点胆气和定力。不迎合,不媚俗,纷繁人世坚守自我;不倾国,不倾城,只倾其所有过自己想过的日子;红尘滚滚,万象纷扰,保持本心显得多么可贵、重要!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在今天的寿县城,假若有一位女士就像林徽因那样也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她敢对自己的丈夫说吗?如果说了,不挨一顿揍那才怪呢,未被揍死算她幸运!或者,倘使有个年过半百的男子像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上演唱《北京欢迎您》的刘欢那样,头上扎一根长长的马尾辫在城关出现,是不是会招来众多异样的甚而鄙夷的目光?说不定还会有人说他是个老痞子!但刘欢先生走在北京街头,每每收获的都是些钦佩、敬仰他的眼神!并且,人家照样在那大学里当教授,照样活跃在央视荧屏上。
  ——这是人口素质、三观理念、客观环境、地域差异使然,也正是《作又怎么了》这篇文章的价值取向和价值所在。
  “每次朋友说到自己渴望踏实的生活,我都觉得好奇怪。那就好好生活呗,干吗非要渴望?按照自己现有的能力过此刻可以过的日子,那就是踏实的生活。我不喜欢虚无缥缈的幻想和好高骛远的企盼。我的日子,总是妥妥贴贴在自己的掌控之下缓缓地翻过。”
  人,若果能脚踏实地醇享生活,主观上就会能动地剔除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和欲念。追逐梦想,拼命去拿想要的,真想要,努把力,会得到。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嗜好。你认为快乐的,就去寻找;你认为值得的,就要守候;你认为幸福的,就得珍惜。
  “我不慕华服豪车,只安然地过自己能给予自己的最好的生活。植花种草、读书品茗、旅行娱乐、购物消遣,所有这一切,都在自己可承担的范围之内,超出所能的东西,我偶尔会欣赏和向往,但绝不奢求。所以,我的生活简单安适。我的心也从不会为外界所累,世界再繁华喧闹,我自有一隅清心。这样的人,也叫矫情吗?被人说多了,我以为是呢,可仔细一想,完全不是。做真实的自己,忠于内心,哪怕与别人迥然,于自己也是妥贴。”
  注重精神修养胜过物质财富,真正富有的人是心灵的富有。当然,心灵富有了,面包总会有的,不仅有,可能还是质量上乘品级一等,中间夹有奶饹,兴许是热狗呢。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被评说的事,没有不被猜忌的人。做最真实最漂亮的自己,依心而行,无憾今生。质疑、嘲笑、诽谤、诋毁,也都无妨。
  “当我悟出,踏实的生活,不是刻意地依从外人与自己的习惯别扭,而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享受着的时候,我终于不再困惑了,就算全世界都觉得你是矫情的、作的,但你却笃定你的方式就是自己喜欢的时候,你就是自己生活的主人。爱谁谁,过好自己先。”
  好嘞!最是本色感人心。在个人生活的路径上,你只是懵懵懂懂地听从他人拐了个小小弯儿,但你依然是个生活的赢家,并且是大赢家,赢在尊严,赢在心安理得!当然啰,安于做好自己,这很重要,但更重要的还得自爱且爱他人,自尊且尊重他人,以一颗包容的心去对待自己周围的人们。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能量波”。对自己的所爱、所好,特别是对自己热爱的事业的执着和追求,放弃很容易,一秒钟即可,但坚持不懈,就需要莫大的恒心和毅力了。有人说:“人生如戏。”人生这场戏如果是自己觉得好,便是真好。
  以上,为了行文的需要,我把作家完整的一番议论拆解了,如果连贯起来看、或者就这样分段看、哪怕不论怎么看,这番言词都可谓是一种激情而理性的思考与思辨,不可谓不透彻、不可谓不深刻!它就像一把火炬、一把捺在心里边燃烧了许久许久的火炬,突地喷发而出又被高高擎起,将大众生活的某个昏暗角落点亮!一个人,心向阳光自带光芒,光芒强烈就照亮四下一切,光芒微弱就投射自己身旁。你未必光芒万丈,但一向焯然放光。
  六,老骥嘶风而已;
  一匹驽马在原野上奔跑,体力明显下降,蹄印深浅不一,眼望那些疾行前路风华正茂的千里马们,抑不住受到激励和鞭策的躁动,抖擞下精神凭借其余热,一边力争保持汗马本色,一边奋蹄向前迎风嘶鸣……
  面对一本三十多万字的文集,作者用她那双识珠慧眼和迸发灵感之手,尽情地敲键赞美母爱、童心、友谊、小环境、大自然,同时对社会不同阶层人的生活的精细体察,热心、纯情、隽永的笔致也时有微讽含蓄,文字组合能力不浅,语言艺术造诣颇深,用个万余字的篇幅是不可能品评周全的,只是期盼能够收到取其一斑得悉全豹的效果。《应知不染心》可知读者心?我是开卷受益,我是十分欣喜,我是百感交集。世人曰:“长江后浪推前浪”;也有云:“大海前浪领后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生老病死,阡陌常态。人随血液传承流淌,总是代代相传的,好在一代更比一代强。
  天高高,水长长;好作家,当自强。寿县的作家们,这绚丽千年的古城,因为你们文化的光环越发熠熠生辉,因为你们而焕发年轻儒雅的风采!为了守护好、宣传好、歌颂好这座你我的小城,希望大家在《应知不染心》的作者亦是本届作协头人的鼓舞和带领下,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砥砺前行,力作频发!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