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路过安丰塘

发布时间:2019-11-08 作者: 宋效红 阅读次数:91
[字体:  ]

  前两天去合肥,返程导航选择了“不走高速”,既考虑路近能省过路费,还因为要途经寿县的安丰塘,想再去看看这“天下第一塘”,以及临塘而建的孙叔敖纪念馆。

上一次去安丰塘是在十几年前,十几个人走马观花的参观了孙叔敖纪念馆,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中间有次拼车从外地回来经过了安丰塘,但那天下雨并且是拼车,没有机会逗留。今年年初开车从合肥返程,选择寿县的路线进行导航,却与安丰塘擦肩而过,一直耿耿于怀。这次直接导航到安丰塘,顺利到达。
  安丰塘古称芍陂(音雀碑),是我国古代四大水利工程(芍陂、漳河渠、都江堰、郑国渠)之一,创建于春秋楚庄王时(前613-前591年),距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安丰塘为楚相孙叔敖所建,《后汉书》和《水经注》均有记载,1950年全面整修,北岸建有“孙叔敖纪念馆”,内有孙公祠,祠内有殿阁、碑石,1988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站在安丰塘岸边,一望无际、烟波浩渺,给人震撼。想到我们霍邱县也有2600年前孙叔敖修建的水门塘(古称大业陂),但其面积和水质,包括护坡、环塘水泥路的设计与建设,远远不能与安丰塘相比,特别是看过“孙叔敖纪念馆”,不得不感叹,安丰塘是寿县旅游的景点、文化的亮点,而水门塘却一直是我们的心病甚至诟病。
  认真参观过“孙叔敖纪念馆”的人,都应该知道孙叔敖不但是权位仅居于楚庄王之下的大官,更是一个忠心耿耿、两袖清风的廉吏。纪念馆有很多关于孙叔敖治水治国、自警自律的图文碑匾,虽然没有挂牌,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勤政廉政教育场所。
  孙叔敖因为出色的治水、治国、军事才能,官拜楚国令尹(类似宰相,但比宰相多了兵权),辅佐楚庄王独霸南方,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孙叔敖后来虽然积劳成疾病逝他乡,年仅38岁,但关于他的很多故事两千多年来一直广为传颂。
  “孙叔敖埋蛇”是我们最为熟知的故事。孙叔敖小时候打死过一条两头蛇,深埋后哭着回家与母亲诀别,说碰到两个头的怪蛇,恐怕活不成了。当时楚国人普遍认为遇见两头蛇是不祥之兆,他的母亲大吃一惊,问他:“蛇呢?”他回答:“我怕别人再碰上,像我一样送命,就把蛇打死埋了。”母亲被儿子的纯善之心感动,安慰说:“你把蛇打死又埋掉,免得再害他人,是除害行善,上苍不会让你死的”。后来孙叔敖出任楚国令尹,还没有推行自己的治国主张,国人就已经知道并信服他的仁义了。
  说到孙叔敖埋蛇,老辈人都知道霍邱二院旧址前面的埋蛇巷、埋蛇沟,我曾经住在那里,埋蛇居民组还曾经是我身份证的住址,传说这里就是孙叔敖埋蛇的地方。但由于缺乏传统文化的挖掘和传承,知道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三利三害”的故事最能体现孙叔敖的清醒自律、忠诚担当。孙叔敖在楚国位居令尹,全国的军政大权全都操纵在他手里,有一天,好友狐丘丈人对他说:“你知不知道,有三利必有三害:居高位者易受人嫉妒,官大者易让君王猜忌,薪俸多者易遭人怨恨”。孙叔敖回答:“不会的!居位越高,我就越谦逊;官位越大,我就越尽职;薪俸越多,我施舍的越多。这样就可以免于祸害了”。狐丘丈人听后不禁对他赞赏:“你说得有道理呀!这种事连尧、舜都感到困苦”。
  孙叔敖不只是说得好,也是真正按照自己说的去身体力行。他在担任令尹时,倾心治水治国治军治吏,为国家和百姓做了很多实事,且为官清廉,死后没有为家人留下财产。
  孙叔敖病重时给楚庄王的奏章写道:“承蒙大王提拔当了令尹,可惜我无法继续报答大王的知遇之恩。我有一子,资质太差,不配侍奉大王,请让他回乡种田”。临终时,他把儿子孙安叫到床前嘱咐:“我死以后,如果楚王封你做官,千万不要接受,因为你没有做官的才智;如果楚王封给你都市,你也不能要,因为你对国家没有贡献;如果楚王坚持要给你封地,你就要求去寝丘,那里荒芜贫瘠,无人相争,你要靠自己的双手去生活”。孙安遵照父嘱,婉拒了楚庄王封官和都城附近的肥美封地,受赐了偏远荒凉的寝丘(有人说在河南省的固始县或沈丘县,也有人说在安徽省的临泉县)。结果那些宠臣在都城附近受封赐的土地都没能保住,不是被新的宠臣霸占,就是被而后的楚君收回,有的还成了他国与楚国相争的战场,只有孙叔敖的子子孙孙,一直保有寝丘的薄田。
  由此想起“中华千古第一完人”曾国藩关于做人做事的“六戒”,其第一戒就是“久利之事勿为,众争之地勿往”。孙公和曾公的智慧在于懂得不把世俗心目中的利益,看作是应得或必得的利益,这也许就是智者与俗人之间的区别吧。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