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钓鱼

发布时间:2020-05-19 作者: 纪开芹 阅读次数:79
[字体:  ]

  周末午后是最百无聊赖的,连玩牌的心思都不热烈了。院子里的金银花和月季开花告一段落。旧的已飘零,新的尚在骨朵中。何况这种景色早已看过无数遍,也提不起我的兴趣。刚下过一场雨,不大,足以让燥热的空气变得清凉。还是去看Y钓鱼吧!这次他没有跑远,只是在街道后面的小河边。虽然离家也只有四五百米吧,我居然从未到此一游。
  春天来的时候,Y就常常外出钓鱼了。每次我嚷着要跟随,他都不许。说呆一天怕我受不了。而且阳光又猛,杨絮漫天,忍饥挨饿,总之万般不好。对于我来说,白白耗费时间是一种煎熬,不去也罢。他可以忍受,是因为“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他已达到一定的境界。
直接来到街道,拐了一个弯就到了。
  眼前是一条白色的带子,通向未知的尽头。水泥垒砌的堤岸,讲究、齐整。河水从西南方流向东北(这也是我费了一些劲才搞明白的)。我站在第一个闸口边,y老远看到我就喊:“马扎带过来坐!”连续喊了四五次,我才发现脚下不远处有个小马扎。我拿着小遮阳伞,搬着马扎,深一脚浅一脚往他那儿去。路面还很泥泞,泥土散发出浓浓的腥味,混着青草香,钻进鼻孔,钻进各个器官。我深深呼吸了一口,觉得体内污浊之气应该在这里腾空,置换一下。
  凉鞋底粘了厚厚一层泥巴,那双三十多块钱买的价廉物不美的东西估计这一趟就要报废了。y嫌我带的伞太小,让我将同伴放在那儿没用的大伞撑开。我没做声,他看了一眼我的鞋,自己去把大伞拿过来,将伞柄扎在土里。我便坐在他身边。
  河水缓缓流淌。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对岸有一方池塘,田田荷叶随风起舞,还未有荷花,但仿佛已闻到花香。很想跑过去摸一摸,看一看,可惜泥泞,终究不知鱼戏莲叶东南西北间的快乐。早有蜻蜓在草尖上飞来飞去。一幕幕熟悉而遥远的影像便折叠在脑海里。池塘周围很多树木,没注意什么树,也许是不认得。树梢上有几个喜鹊窝。好多只喜鹊喳喳叫着从我们头顶掠过,或在林子间盘旋。“喜鹊叫,喜事到!”我喜滋滋地说。他笑着说:“看来这儿附近人家每天都会有喜事喽!”我循着喜鹊的身影,看它们扇动翅膀扑啦啦地,在天空旋起美丽的弧线,它们白白的肚皮与黑色的翅膀,为我在天空描摹出一幅动人的水墨画。
  有时候它们又穿过农田飞到更远一点的树枝间,隐藏其中再也寻不得。我们身后是大片农田,已经灌上水,整得很平了。我问y稻种撒上没有,他说:“撒上了。你没看见稻种已经出芽了?”我细看,还真如此。“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有了耕耘,才会有收获。这些细嫩的芽包含了多少期待!
  我左顾右盼,其实根本就没有专注于钓鱼。网兜里的鱼在水里扑腾,掀起一点点浪花。水草间也偶尔会有一两条小鲫鱼翻出水面,顺着水流向闸口游去。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好像自然从来都没有喧嚣。一切生命从来都是静静地生长。
  黄昏渐渐拉长树的影子。夕阳在雨后只露了一会儿脸,就准备收拾收拾下山了。我来了以后,Y只钓到两条小鲫鱼,不过并不懊恼。他大约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吧!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