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情系归属地——读赵阳散文集《寿州情缘》

发布时间:2020-05-19 作者: 余小鱼 阅读次数:474
[字体:  ]

  倘若你想对古城寿州寻古探今,只需用心去读一本书,这本书就是寿县作家赵阳的第四本散文集《寿州情缘》。
  散文并不比小说诗歌好写,况且又是地理散文,想写的出众,内容能把读者的思维带进去,并流连忘返,很不容易。经常读散文的人,多数都能悟出点道道:平乏的散文像喝白开水,喝一口,寡淡无味,喝一杯,直到喝撑着了,唇齿间依然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东西;庸劣的散文,像吃鸡锁骨,肉少且粗糙,骨头扎人;华而不实的散文,像过分浓妆艳抹的女人,乍一看,光鲜亮丽,多看几眼容易生烦腻,仿佛走近了会粘自己一身甜腻杂乱的粘稠物;还有一种散文故作深沉,故弄玄虚,一股脑地堆砌厚重词语,可无根缥缈的句子甚多,读者如同误入迷雾缭绕的大山深处,游走半天也没看见令自己心动的画面。因而,一本散文集,能写的吸引人、走心,极为不易。何况现在又是电子网络时代,网文如乌云一般,黑压压厚厚的一大片,遮天蔽日,时时刻刻对着读者虎视眈眈。读文章十分方便,读的多了,眼光和品位也变得挑剔起来。但是赵阳的散文与上面所述恰恰相反。赵阳的散文不做作,不矫情,自然而然地表达,他笔下所呈现的林林总总,总是能紧紧地牵着我的目光,很容易把我的思维带进去。无论是他前些年的旧作《四季人生》、《城墙根下》、《寿州走笔》,抑或是刚刚过去的2019年初冬出版的新作《寿州情缘》无论是写人物、故事、文化、风景、历史,抑或是游记,都能让我安安静静地用心去逐一读完。
  赵阳这本散文集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把寿州的“古”与“今”给写出了立体感,写出了况味,读起来让人有种在历史与现代之间游走探索的感觉,那种久远的神秘的历史况味,飘飘洒洒扑面而来,会瞬间点燃你的怀旧情结。你若怀有一颗热爱寻古探今的心,就更容易陷入他的文字中。能把寿州的古与今都写出立体感,写出况味来,我想除了赵阳热爱家乡,热爱工作,擅于观察,擅于操持各种语调外,他本身也有一颗热爱寻古探今的心。
  因而这部《寿州情缘》就呈现出一个趋势:以家乡古城寿州为背景,以寿州的历史文化为坐标,以寿州的当下做点缀,着重展示了寿州固有的文化特质和历史底蕴。赵阳对寿州历史的探究很认真,很深入,并不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流于表面,而是像一个身背帆布包,手拿考古铲的考古专家,对寿州这片古老厚重的土地上所遗留的历史痕迹,完整的,或残缺的,逐一敲打,探索、记录,复原。正如赵阳在给自己散文集作序中写的:“结合自己职业变化和工作调整,有意识地加大了对寿州历史文化的挖掘、整理,在创作中融入地方元素,打上地方文化胎记。”这种所谓的“有意识”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他在往昔中对寿州历史留下的蛛丝马迹,不断挖掘、记录、整理,一点一滴积累而来的,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这样一个积极、自律,有眼界有格局的人,写出的文字,一定是有血有肉,有枝蔓,有根须,有满满的生活况味,字里行间都流淌着丝丝缕缕生动鲜活的气息。有谁能不被生动的事物所牵引,所打动呢?
  “淮南王宫改建后为刘安庙,淮王丹井位于庙东侧,是目前仅存的遗迹。”(《万古涌泉》)开篇通过一口古井,牵出历史人物,历史传说,历史典故,历史事件等。如“刘安炼丹”、“豆腐发祥地”、“草木皆兵”、“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淝水之战”。哪一样,不引人注目?令人发思?“安丰塘水面浩渺寥廓,浩渺得亘古无边,寥廓得无涯无际,似乎要有意营造一种供人凭吊的氛围,让人心中一阵阵发颤、发紧。(《人间天堂》)通篇读完,过了一盏茶的时辰,思维还沉浸其中。与其说像观看一部历史大剧,倒不如说是历史再现,也不为过。有满满的时空穿越感,仿佛亲眼目睹踌躇满志的楚庄王,率领大军饮马黄河,观兵周疆,问鼎周使,伐陈灭陈的雄心霸业;亲临现场观看两袖清风一心为民的楚国令尹孙叔敖带领无数民众,在宽广无际的沼泽地边修筑芍陂(安丰塘),他们日以继夜,激情高涨,他们肩挑手挖,如此盛大的场面历历在目。“苏东坡的小船从淝口进入淝水,停在船官湖。船官湖南侧紧依着久负盛名的寿州城。”(《苏东坡的寿州情缘》)这一篇,初读开头几句,心中还有些许疑虑,千古第一文人苏东坡真的来过咱古城寿州?带着一颗探寻之心继续读,呼啦啦涌出许多证据,有诗为证。(苏轼《出颖口初见淮山,是日至寿州》)、(苏轼《寿阳岸下》)、(苏轼《寿春李定少卿出饯城东龙潭上》)等诗赋。——历史上寿州也曾用名寿阳、寿春,今寿县。“站在主峰四顶山上远远望去,八公山含阳藏雾,逶迤错峙,就像一头匍匐于地面的健壮牯牛,那伸向淮河的两个大古堆,成为大牯牛的两只犄角——两只犄角,两个大古堆,一北一南,分属赵国大将军廉颇墓和汉淮南王刘安墓。”(《一座山,两座坟》)读此篇的前半部,我的心有些沉重惋惜,为廉颇,这样一位铁血英雄,一心杀敌,浑身本事,却不被重用,最后落个抱憾而终。后半部,有几个虚实相生的章节,我是边读边笑,怎么能忍得住不笑?加之赵阳笔下那充满逗趣的语调。我依稀看见西汉淮南王刘安与数千方士齐聚八公山谈仙论道,著书炼仙丹,仙丹没炼成,却歪打正着鼓捣出了豆腐,成为豆腐鼻祖。
  这部散文集,像上面这样历史文化底蕴浓厚的大散文有数篇,如《典故寿春》《寿州美食》《当面锣,对面鼓》又如《淮南牛肉汤的历史味蕾》等大幅篇章,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曾经读过一位知名作家的写作课,里面赤裸裸一针见血地指出“如今作家多如牛毛,出书的作家也不比牛毛少几根,但有的作家出书,犹如出土文物,其收藏价值不可小觑;有的作家出书就是出殡,文字肤浅庸俗,见光死,没有多少值得读者追寻的东西。”对照此话,赵阳的书,岂不正是“出土文物?”
  赵阳微信名“寿州赵阳”,QQ名“无锄农夫。”从这俩名字来看,我有个猜测,前者是,他热爱寿州这块古老厚重的土地,爱寿州这座神秘优美的古城,并引以为荣,以此自豪;后者是,他出生于乡下,工作于城市,骨子里却仍然保持一个农民的淳朴,谦虚。果然,还真是。“书本上把工人称作叔叔,农民却是伯伯,今后长大了我也要当农民——犁田、耙地、撒种、收割、扬场、样样拿得出手——无意插柳柳成荫,写作歪打正着成了我的铁锄头,爬格子偏房扶正鸠占鹊巢成了我的铁饭碗。1994年,我的双脚踏进古城寿县。”(序《我的作家梦》)从此,这个从乡下田间地头走出来的“庄稼头”,大块头,大小伙子,放下了犁田耙地,收割播种的绝活儿,来到县城工作,拿起了挥墨如雨书写万物的绝笔,并一写不可收拾。从小文上报,到大文上刊;从流于表面,到深入哲思;从羡慕别人出书,到自己出书。这一出书,也不可收拾,没几个年头相继出了四部厚重的散文集。并每一部都以家乡古城寿州为背景,以寿州为主色调。由此可见,赵阳对家乡的感情多么深厚,对写作的热情多么高昂,对作品的质量多么严格;惜字如金,爱书如命。“无论出差到什么城市,闲暇最爱逛的就是书城书店。别人归来大多带的是大包小包的土特产,我却总是带回一两本书籍——聚沙成塔到现在书房藏书该有三四万册了吧?——正是受书韵飘香熏陶,让我在精神上不断有所追求,由一个爱读书的人,逐步变成一个能写书、会编书的人。”(《坐拥书香》)一个胸怀宽广的人,一个处事厚道的人,一个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一个情系家乡的人,身边必然少不了一群与自己志趣相投的真挚朋友。这些在《我行我素》《拔起也在微笑的草》《春鸣和志慧》《许之格的写作状态》《到纪开芹家的路并不远》《穿过瓦埠湖来看你》等篇章中,可见一斑。
  我生为寿州人,惭愧的是孤陋寡闻,阅历浅薄,不知道在家乡寿州有多少文人墨客,有多少人出书,有多少好书。实际上,凭我的知识阅历,当然说不出一本好书的标准,心中自然也没有那把衡量好书的标尺,只能说是个人喜欢或不喜欢。但是,赵阳的书,确实能让我安安静静地逐一拜读。我想原因除了赵阳的书中有我热爱的故事,热爱的写作风格,还有我与他同样热爱的家乡!世间之人,有谁能不爱自己的家乡呢?更别说如此古老优美的家乡!
  《寿州情缘》里,装着家乡的古往与今朝,装着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花香和鸟鸣,装着一群可爱的人,装着无边无涯的爱。生为寿州人,这是一部值得随身携带的书,无论身处哪里,行走何地,只要有这部书在身边,就是把家乡带在身边,把温暖揣在怀里。行文至此,突然想起张爱玲在她的《爱》中说的一句话:噢,你也在这里吗?
  他日,将这部书捧在手上,轻轻打开扉页,噢,你也在这里吗?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