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淮上人家“推子”情

发布时间:2021-01-06 作者: 朱少华 阅读次数:1230
[字体:  ]

   淮河两岸,寿凤两边的庄稼人都有这样一句“口头禅”:小车不倒只管推。说的是过去民间有一种木制手推车,又叫“独轱辘牛”。这种手推车方便快捷,也比较容易掌握,有顺口溜道出这种车的特点:“独轱辘车,不用学,只要屁股扭得活”。小车一个轱辘,全靠两条手臂驾驶者往前推,为了防止小车歪倒,就要屁股随着车轮使劲扭动,小车也就稳当了。这也是那句“小车不倒只管推”的出处。不过寿凤两县的庄稼人说这句话时并不是只对推车技术而言的,而是说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要畏首畏尾,要有勇气和信心,小车不倒只管推,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不知道流传于淮河两岸的“四句推子”是不是与这种推“独轱辘车”有关系,只是觉得“四句推子”唱起来四句一板,可长可短,花样百出。唱“四句推子”的人,尤其是男人,声音高亢粗犷,野味十足,更是土得掉渣,很像那种推“独轱辘车的”性格,唱腔不讲韵味,原始而不加半点修饰,声调简直让人怀疑五脏六腑都会“倒”出来。会唱“四句推子”的人更不算什么技艺,就是生在淮河两岸人的本能。如果不会唱两句“四句推子”,人们不会说你没本事,首先就问你是不是淮南人?或者是不是凤台人?寿县人?抑或是蚌埠、阜阳人……
  淮上人唱“四句推子”还不能叫唱,更不能说是什么表演,而是称之为“叫唤”,这本是对猫狗畜牲牲口的称谓,却被用着对人唱“四句推子”的称呼,足见淮上人唱“四句推子”是怎样的一种神情了。庄稼人干活之余,实在累了、无聊了,就会有人高声咳嗽两下,清了清嗓子,然后说:“没事就听我叫唤几句‘四句推子’,好了俺就接着叫唤,不好,耶个熊!”淮上人说话总喜欢用“熊”字来形容。大家都不着声了,要“叫唤”的人干脆放下手里的农具,然后走到大家的面前,再咳嗽几下,彻底清空了嗓子,就开始“叫唤”了。
  “三月里小乌鸦孤蹲松林,张宝童被晚娘赶出家门……”这本是黄梅戏和推剧传统戏《送香茶》里的唱词,已经成为庄稼人演唱“四句推子”的“保留节目”了。还有一种特点,淮上庄稼人“叫唤四句推子”,不要舞台,不要伴奏,而是随时随地,张口就来。对于庄稼汉来说,张口就来可以随时随地,轻松自由,无拘无束,更能唱出庄稼人的味道。真要是让他们站在万众瞩目目的舞台上,让一大帮乐队帮忙伴奏,不少人反而六神无主惊慌失措了。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可算是民间“四句推子”的“巅峰时期”。尤其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市场活跃了,农民手里有钱了。加之老百姓对文化生活的迫切希望,在淮南、寿县、凤台、颍上等地,几乎每一个乡镇都有自己的“业余剧团”,个别乡镇甚至拥有多个“业余剧团”。就是这样这些“剧团”也忙得不亦乐乎。个别的“名角”甚至要同时在几个“剧团”轮流上台。农村里一些长的俊俏的小姑娘、小伙子,只要能哼上几句“四句推子”,也能成为众多“业余剧团”竞相追逐的香饽饽。
  说来也很有意思,那时候的“业余剧团”,不管是演员还是乐队,基本上都是“票友”,而且谁如果觉得比台上的演员“叫唤”的不好,立马就可以把台上的拉下来,自己就可以粉墨登场,有的过不上戏瘾的干脆在下面高声叫骂:“你那叫唤的什么家伙?还不敌老驴吭吭的呢!下来耶熊吧,也听俺叫唤几句。”
  有人说,淮河人性子糙,好斗。但因为唱“四句推子”,却很少有人脸红打架。一般都是“你讲俺叫唤的不照,那你来叫唤几句照的!”“连四句推子都唱不好,你活着现世?”不管话讲的再难听,听着都会哈哈一笑。有烟的甚至还会上前“打上一批”。
  据说有一位老艺人艺名叫“盖九江”,名字就这么一次次挑战得来的。据说有不少“业余剧团”到了一个地方,一听说“盖九江”在台下,演员们就不敢开口唱了。原因就是“盖九江”一“亮”嗓子,就把所有的人盖住了。后来又出了一位女演员叫“张大英”,声音柔美,扮相俊俏,不仅会唱,还会跳,表演起来更是妩媚动人。有人曾编了一个段子:张大英一走,(看戏的)跑了九十九,回头一看,回来了一半。这一下不少“业余剧团”都上门重金聘请,而“盖九江”也彻底没戏了。
  老家人唱“四句推子”最出名的就是炮爷了。炮爷的外号叫“坐地炮”,因为在台子上辈分比较长,人们就尊称他为“炮爷”了。别看炮爷身材不高,但长的敦敦实实,但一讲话,声如洪钟,尤其是一“叫唤”起四句推子来,据说离我们村子一里路远的邻村子上,都有一群妇女坐在小板凳上聆听。而最让炮爷骄傲的是,媳妇就是没花一分钱,靠叫唤“四句推子”赢来的。
  据说,炮爷曾经跟一位下放的专业剧团的导演学过四句推子,按炮爷的说法也是“科班出生”。但炮爷肚子里到底会多少戏,谁也搞不清。只听说炮爷在一次喝酒时曾说,他能唱“四句推子”三天三夜不会重样,正因如此也就流传下来一些歇后语:到炮爷门口唱“推子”——找死。一个人再牛逼,牛逼不过炮爷。这些话也许有些大,但人家炮爷不管你点什么,张口就来。而且身后还有一位赢来的俊俏老婆,让人不得不信。
  在炮爷年轻的时候,每到夏夜,天热睡不着,俺们台子就成了炮爷“四句推子”的“个人演唱会”,在台口的一个大碾盘处,有人早早地打来一桶“井拔凉”,把最好的位置让给他,周围是一大群或端着饭碗,或抽着烟袋,或纳着鞋底的那女老少。炮爷走到正中,把褂子一脱搭在肩上,然后大声的干咳两声,用两只手一拍,“啪”的一声就算是“过门”了,洪亮、高亢,又有些粗野的四句推子也同时“叫唤”了出来。
  炮爷的这种原始味道的“四句推子”不仅吸引了我们本台子上的男男女女,也把邻台子上的一群妇女们迷恋的神魂颠倒。每到晚间,就有一些妇女搬着板凳聚拢在一起竖起耳朵听炮爷的推子腔。而这里面就有本台子上魏老四家的二闺女秀珍,这闺女已经二十露头,不仅长得俊俏,爱唱爱跳,甚至还有点“没心没肺”。因为酷爱听四句推子,用现在的话说,也就成了炮爷的“铁杆粉丝”了。秀珍姑娘每晚必和妇女们一起在台子上听炮爷的“叫唤”。就有妇女不无羡慕的对她说,你看人家西台子的人多好,天一黑不出门就能听戏。俺们东台子啥时候也能这么挑活(当地土话,快乐的意思)?讲者无意,秀珍听者却记在心里了。
  一日赶集,秀珍碰到炮爷,就说她们台子上的人都喜欢听他唱的“四句推子”,希望他晚上没事能去她们台子上唱一晚。炮爷一听还耍起了贫嘴:“上你那台子上唱?凭啥?俺跟你台子又没有八辈子老亲?”,一句话把姑娘冲的脸一红,而接着,秀珍那没心没肺的劲又上来了:“那是你不去唱!你要去,俺就跟你结亲。”一句话吧炮爷说得眼一亮,心一动。竟然就痛快的答应了:“好,这可是你说的,俺今晚黑就去。”炮爷说话算话,当天晚上就跑去东台子的“叫唤”了。秀珍也不含糊,专门提来了开水,又托人到下放干部家里借来了茶叶,为炮爷泡了一杯浓浓的香茶。有人就对炮爷说,你今晚黑就唱全本的送香茶吧。
  据说,那一晚炮爷唱的特别起劲,也把本台子的老老少少气得够呛。人们已经听炮爷“叫唤”惯了,这一晚突然没有了好像还有点不习惯。后来从东台子上传来了炮爷的声音。又听说是被秀珍勾去的。本台子的妇女们就骂开了。有说坐地炮“忘本”的。说他“吃家饭,屙野屎”的。还有骂秀珍是狐狸精的。更有的嘲笑坐地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把嗓子叫唤叉,人家秀珍大闺女还能看上你?”
  但是,不管本台子的妇女怎么怨,怎么骂,炮爷还是去人家东台子上叫唤了。而且还不是一晚,从此后,每到天黑,炮爷就朝东台子跑。开始还是光着膀子。接着还穿的周周整整,像走亲戚一样,人们怀疑,还真跟魏大台子攀上八辈子老亲了?   而直到有一天,秀珍姑娘的父母跑到本台子上炮爷的家里又哭又闹,本台子的老少爷们才知道,这回炮爷的事情闹大了。原来,炮爷到东台子唱了还没有几天,两个人就好上了。秀珍父母闹,秀珍寸步不让,跟父母对着闹。秀珍的哥哥要跟 炮爷动手,炮爷也不含糊,拿起一根扁担要打就对着打。秀珍父母没有办法了,就干脆狮子大开口,让炮爷准备“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这一下把炮爷难住了,别说三转一响,就是一转让炮爷置办起来都有困难,更别说那些“腿”了。   虽然那天晚上,炮爷还在台子上按时叫唤起了“四句推子”,但据后来不少妇女说,那哪叫唱呀,分明就是在哭,一个大男人在哭,哭的妇女们没有一个不流泪。大家都在找秀珍,希望秀珍这时候能给炮爷一点安慰。但也看不到那个天天疯的没心没肺的秀珍。听人说,秀珍被她父母关在家里不准她再听炮爷唱“四句推子”了。大家原本以为这两个人的一段情也就这样偃旗息鼓了。但是让大家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就在当天夜里一块私奔了。这下麻烦了,秀珍父母到本台子要闺女,而炮爷的父母抓住两口子的衣服不放,吵吵嚷嚷要儿子。两家人闹到公社,公社也没有办法。后来还是大队书记“教育”了他们,炮爷和秀珍是自由恋爱,合理合法,两家父母再干涉,就是反对婚姻自由,就是犯法了。两家父母才谁也不敢再闹了。
  而炮爷和秀珍私奔了还不到半年就回来了,看到秀珍挺了个大肚子,生米早已经做出了熟饭,秀珍父母把一肚子气都咽下去了。不仅不再说什么,还给闺女陪了不少嫁妆。炮爷不仅靠叫唤“四句推子”赚了一个俊俏的老婆。也给当地的姑娘父母敲响了警钟,每当有姑娘的父母为彩礼狮子大开口时,就有人在旁提醒,不要把男方逼成了炮爷了,到时候把你闺女一带,跑了,丢人不说,还弄一个人财两空。
  日前,听说老家的炮爷“走了”,我专程回去了一趟,老家过去的台子已经不复存在,老乡们住的都是统一规划的农家小楼房,刚进村口,就听见有板有眼的四句推子。是庄稼汉的男声,粗狂而又充满野性。我忙向人打听,我是来烧纸的,炮爷家搬哪去了?有人对我说,你就顺着声音找,这就是他儿子小钢炮的。炮爷走了,什么都不要,就要听他儿子给他唱“四句推子”。接着,乡人叹息着摇摇头:“骨头都烧成灰了,还想这一节子”?
  我苦笑了一下说:“炮爷的心思一般人哪里懂呀?他是想自己永远走了,也不能把‘四句推子’也永远带走啊!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而淮河两岸又怎能没有四句推子呀”?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