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情忆千年学宫

发布时间:2021-01-26 作者: 时洪平 阅读次数:1869
[字体:  ]

   不久前,看了2017年1月4日《天下安徽人》一篇题为“细数那些有百年历史的安徽中小学!你的母校上榜了吗?”的文章,文中悉数安徽堪比清华、北大历史的百年名校,其中最早的3 所名校是:芜湖市第十二中学(1100年)、合肥逍遥津小学和寿县一中(1622年)。并称赞:“这些学校,不仅孕育了一批批优秀人才,更是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葱岁月,他们的历史有多长?…… 你找到你的母校了吗?快来说说你和母校的故事吧!”因此有感而发。


——题记

  我的故乡正阳关,淮河中游南岸的历史名镇。千里淮河自河南桐柏山出发,穿山越壑,经丘陵洼地,以吸纳百川的力量,从上游裹挟着“七十二水”,在这里骤然形成一条宽阔的主干流,浩荡东去。自古得水运之利,舟车四达,“户且盈万,既庶且富,文教宜兴,”是名满天下的中华名关。我的母校正阳中学,与之相生相随,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她的东南隅,为她抚育了不知多少仁人志士、造就了多少优秀人才,在江淮大地上熠熠生辉,闻名遐迩。
  追溯她的历史,可始至唐代。中国古代自战国始,利用夫子曲阜故居设立第一座孔庙,尔后汉初刘邦以皇帝之尊驾临亲祭,此后约两千年间,儒学成为中国古代主流意识,影响深远。孔庙发展到遍及中国各地以及东亚诸多地区。至唐代贞观四年(630)“诏州、县学皆作孔子庙”,继而“庙学合一”(或前庙后学,或右庙左学)制度在全国推广、铺展。正阳孔庙(正阳中学的源头,第一名称)也在此时兴建。古代,读书人在这里学习四书五经,奉行儒学教育,考秀才中举人,入仕做官。自唐代孔庙建立以来,儒学教育不仅直接影响了古镇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对于确立、维系商贸古镇良好的乡风民俗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儒家精神,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正阳的仁人志士。 经过宋元,孔庙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变化。到明清时期,全国各府州县均设立各级官学并伴建孔庙,同时一些书院、社学、私塾也设庙供奉孔子,这种将教学、考试与祭孔、拜孔联结缠绕在一起的做法,成为中国步入现代之前的一项基本国情。此时,安丰书院(正阳中学的第二名称,以下正阳中学略)应运而生了。
  明嘉靖《寿州志》(卷三第十六页),详实地记载正阳关古为安丰地,董召南行义之乡。知州王鎣择正阳关小东门外,適烬于火的东嶽庙旧址,改置安丰书院以祠。是奉天子之命祀董行颂。书院和祠落成于嘉靖嘉靖己丑年九月九日(1529)。距今近500年,比明天启二年(1622)的循理书院早93 年,不可谓不早。至明末,久历沧桑,屋宇浴槍火,蒙洪泛,毁灭殆尽。
  一百多年后的乾隆二十年(乙亥年,1755),庐凤道尤拔世筹金存典生息,使书院再兴,且改称寿阳书院(第三名称)。其生存发展可谓“一波三折”,后淮北督销正阳关盐厘总局”徐总办,热心公益,慷慨资助,从盐税中提取款额,又再建了三间藏书楼,添置了图书二千余册,推动了寿阳书院的发展。后人为了纪念徐公,就在校内建立了徐公祠和徐公亭,保留至今,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成为正阳中学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
  寿阳书院时期,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两人与书院邂逅了。一位是书院的创办者、时任道台的尤拔世,调离寿州后,于乾隆三十三年(1768),任两淮盐政,引发了乾隆朝第一大案——“两淮盐引案” ,震动了朝野上下。
  另一位是书院讲席——山长黄仲则(黄景仁)。时任寿州牧的张佩芳,乾隆三十九年(1774)由合肥知县升任。第二年夏,即延聘黄仲则主讲寿阳书院。黄景仁一直是安徽学政朱筠的座上宾。张佩芳任歙县县令时,就在朱筠幕府结识了黄景仁,并十分欣赏他的才华。
  寿州自古民风强悍,豪强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张佩芳到任寿州后,一边打击豪强,一边重视教育事业。到任不久,立马重修循理书院,北上请亳州梁山献来主持循理书院,又邀请黄景仁来主持寿阳书院。黄景仁就是这样与寿县有了短暂的接触。史称黄景仁“声称噪一时,乾隆六十年间论诗者推为第一。”在当时可谓国家级大师,他一生作诗甚多,有名句“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一直被人们所传唱。
  无疑,这两人一前一后使寿阳书院声名鹊起。而其后就读于书院的顺天府尹、身后入祀寿州孔庙乡贤祠的俞化鹏(俞扶九)和辛亥革命志士、孙中山亲书“国魂不死”的张汇滔,更让寿阳书院名扬天下。
  到了近代,风气为之大变。中国曾积极向日本、德、美等外国学习,引进西方的政治社会学说和自然科学技术作为各级各类学校的课程。书院逐渐被新式学堂取代。光绪三十二年(1906),羹梅学堂(第四名称)在寿阳书院旧址上创办。羹梅学堂,因同时设有高级和初级小学堂,又名公立正阳关两等小学堂
  羹梅,语出典故傅说《尚书.说命下》:“若作和羹,尔惟盐梅。”盐,咸;梅,醋。意为调和羹汤不可或缺的佐料。殷高宗曾命傅说作相,并将他喻作调羹汤的调味品。后将“和羹”作为称颂宰相之典。学堂创办之时,正是国家急需贤才之际,学堂起名用此典故,办学立意、目标之高远,显而易见。
  众所周知,千年古镇,唯独只有正阳中学有两颗梓树。为什么呢?古代《诗经·小雅·小弁》中说“维桑与梓,必恭敬止。”意思是说:桑树、梓树乃父母所栽,见之必肃立,心生敬意。所以,古代人们常在家屋旁栽种桑树和梓树,看到桑梓,就想到家乡。后来,“桑梓”便成了“故里”的代称。另方面,在宋朝陆佃《埤雅·释木》、李时珍《本草纲目·木二》等诸多典籍里,都尊梓树为百木长,称其为木王,“盖木莫良于梓”。显而易见,学校栽种梓树与学堂起名,如出一辙,有其美好的寓意:就是要培养出不忘桑梓、胸怀天下的最优秀人才。难怪每一位回到母校的莘莘学子,都要和它亲切合影。
  学堂何人创办、首任校长是谁?说法不一。无论辛亥志士张纶,还是我时氏先辈时卓勋、时佩瑜,都是热心家乡、倾心教育的进步人士,都是今天我们应当永远铭记的名字。羹梅学堂完全摒弃了过去以儒家经典为学习内容,而代之以新鲜的、具有现代气息的科技内容的书籍。主要课程有:修身、读经、国文、历史、地理、格致、博物、算术、化学、图画、体操等。是清政府实行“新政”后建立的一所新式学堂,近代正阳中学的历史即由此算起。
  羹梅学堂存在时间虽然不长,但人才辈出,影响深远。高语罕是已知的第一位教师。1908年,在正阳关小学教书。辅佐韩衍创办安徽《通俗报》。1909年,又回正阳关小学任教。研究哲学、文学、佛经。进政法学校。他的一举一动,对引导学生们走上革命道路影响极大。原省党史办主任、党史研究专家聂皖辉曾撰文《李振刚血染黄家坝》,称他是我省早期“拎着脑袋干革命”的共产党员,文中就论及受其影响走向了革命道路。
  茅延桢是已知的第一位学生,正阳关人,8岁时入两等小学堂读书。1917年考入第一陆军军官预备学校,1922年7月入党,为中共早期党员。1924年参加筹办黄埔军校,深受孙中山、廖仲恺的欣赏,称他为“安徽小才子”,和周恩来等九位共产党员被誉为“红色拓荒者”。
  1911年辛亥革命发生,因战乱,羹梅学堂曾短期停办。民国成立后,一些先进的知识分子提倡和宣传“实业救国”,“科技兴国”,全国各类职业学校应运而生。寿县属甲等县,省教育厅在寿县办有多所职业学校。民国五年(1916),由省属正阳、大沙两税关筹集经费,在羹梅学堂旧址开办正阳公立乙种商业学校(第五名称)。“乙商”虽属初等性质,只招收初小学堂毕业生,施以简易普通的商业知识教育,但在全县创办最早,仍开风气之先,校长仍是我时姓先辈。   正阳关素为商业大镇,“乙商”毕业生不能满足当地需要。民国九年(1921)省教育厅将“乙商”改为“甲商”(第六名称)。当时,时校长请堂叔时绍五帮助筹建“甲商”。   时绍五,正阳关人,毕业于羹梅学堂,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参加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掀开了他人生旅途的第一页。1919年夏,北大毕业后,经高语罕介绍到省立五中任教,接触了沈泽民、董亦湘、朱蕴山一批具有先进思想的杰出人物,亲眼目睹了五四运动在安徽激起的波澜,意识到教育民众的重任在肩,冷静地思考着教育革新的途径。1921年春,受党指派创办芜湖公职学校(安徽机电学院前身),任校长兼校董。芜湖公职与黄炎培的中华职教社、陶行知的山海平学团一样,是中国爱国知识分子追求进步光明、振兴中华民族的心路历程,更是我国教育史上的宝贵财富。
  时绍五念念不忘家乡的教育事业,接到邀请后便积极抽身回到家乡帮助筹建,并从芜湖公职学校抽出师资力量予以帮助,后又接任校长。“甲商”属中等专业性质,1931年改名为中等商校(第七名称),时绍五仍兼校长。
  民国22年(1933),寿县成立省立第六职业学校,一部在寿县,正阳为二部(第八名称),毕仲瀚任校长。秋,二部划出,以其址设立省立第九中等职业学校(第九名称)。第二年(1934),教育经费紧张,调整校制。寿县一县有两所职校,省教育厅准备将正阳职校砍掉。时绍五听说后亲自去省城,会见教育厅长杨廉,说服他保留了正阳职业学校,并将其改名为“省立正阳初级机械学校”(第十名称)。并从芜湖公职抽调师资,运去机械设备,选派芜湖公职教导主任杨道钧担任校长。此时,我祖父时敬夫也由安大辞职,出任总务主任,协助杨道钧校长办校。学校开办了全省唯一的一所校办工厂,培养的学生供不应求,极受欢迎。
  民国成立至此,学校走过了一段较为稳定的发展时期,“红色史学家”徐梦秋、革命先烈李振纲、新中国交通和地矿部长孙大光等,正是在校学习时,在高语罕、时绍五影响下,走上了革命道路。《寿县志.职业教育》(1996年版)民国时期仅载4所职业学校,正阳竟然占了2所半,而且都是省立学校,可见它在安徽省、在寿县职业教育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1938年,日军攻陷了寿县城,学校被迫转移,机械设备悉数运立煌县(今六安市金寨县)。1940年春,学校改为省立第九临时中学(第十一名称),迁霍邱县李家圩私立陇西小学。同时,将省立第四临时中学第三分部自阜阳三里湾迁来合并(第一次并校)。1942年夏,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自颍上县清凉寺也迁入李家圩私立陇西小学。1943年10月,去掉“临时”二字,改为“安徽省第九中学”(第十二名称)。这年冬,日本进步人士瞿宗文、石锦昭子夫妇,应聘来校任教,向学生传播进步思想。次年2月,迁校至叶集,增招女后师2班,初、高中共有15班,学生800余人,教职工40人。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抗战期间,学校辗转大别山,三迁校址,两改其名,一次并校,就像熊熊燃烧的抗日火种越烧越旺,生生不息,百折不饶的伟大民族精神,激励着师生们在烽火中成长。抗战胜利后终又回到故乡。1946年,安徽省教育厅将省立第九中学女子师范班及在李家圩的省立第一女子师范迁至正阳关,改为省立寿县女子师范学校(第十三名称,第二次并校),校址在正阳关文庙。学校除招收新生外,又将凤台师范学校女生迁入,合并编班(第三次并校)。并设附属小学一所,为实习基地。
  1949年元月,正阳刚刚获得解放,皖北六安区委会公署田世五副专员便到正阳学校宣布:正阳女子师范改名为皖西公立正阳女子中学(第十四名称);同年8月,田副专员再次到正阳女子中学,宣布将其与私立淮南中学合并,改名为六安专区公立正阳中学(第十五次名称、第四次并校),在正阳中学工作时间最久、在师生中威望最高的周多茳“老校长”,就是此时从淮南中学过来的。至此,千年学宫——正阳中学——由此得名,随着新中国的诞生,始获新生。以治学严谨、扎实、条理化著称的孙健民(司徒越),奉调任她的第一任校长。当时,学校正处新旧交替之际,情况复杂,工作千头万绪。在孙校长带领下,不到半年,学校就实现平稳过渡,走上正轨。1950年夏,在正阳视察淮河防汛工作的水利部长傅作义夸赞道:“北京的学校也不过如此!”
  1951年春,六安专区划归皖北行署,皖北行署又将正阳中学更名为皖北区公立正阳初级中学(第十六名称);1952年9月,安徽省教育厅又将其更名为安徽省寿县第一初级中学(第十七名称)并同时将下塘中学、寿县三中、隐贤中学命名寿县第二、第三、第四初级中学。安徽省寿县第一初级中学,由专区直属升格为省教育厅直属中学,彰显了她在寿县、六安地区乃至安徽省教育领域的重要地位和深远影响。此时,第二任校长陈虞友,早在复旦大学读书时,就参加学生爱国运动,是一位思想进步的知识分子。他承上启下,整顿校风校纪,稳定教学秩序,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使学校呈现出一派朝气蓬勃的气象。
  1954年,沿淮流域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正阳关遭受灭顶之灾。时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魏心一和省教育厅厅长陆学斌都亲临正阳中学,视察灾后恢复工作。洪水过后,省委第一书记、治淮委员会副主任曾希圣,亲批经费25万元(当时币值25亿元),给正阳中学兴建两座(苏式)教学大楼。须知当年1万元就可以在北京购买一座面积很大的四合院,这对灾后的正阳中学无疑是雪中送炭。学校就用这笔专款,新建了两座教学大楼。这在当时不仅整个六安地区绝无仅有,即使在全省中学也是凤毛麟角,凝聚着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对这所历史名校的高度重视和亲切关怀。
  1956年秋,六安专署通知,各中学应以地名为校名。于是又易名为寿县正阳初级中学(第十八名称,校徽由郭沫若题写)。在经历了1956年大水、1957和1958年的多事之秋,在那个复杂的历史条件下,学校在郑维乐校长及其一班人的坚强领导下,师生们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办起了小型印刷厂,编辑校报《红旗报》,养猪、养兔,种蔬菜、种粮食,坚守并扩大了教育阵地。1959年春,时任辽宁省教育厅长的老校长时绍五到校参观时,感慨万千道:“面貌一新,天壤之别。当年残破狭小,今天宽敞广大;当年风雨飘摇,今天蓬蓬勃勃 …… 变化太大了!进步太快了!如果不是缪(伦轩)镇长陪我一道来,我简直不知从哪里进来了。”当他看到学校里众多的理化仪器和14台显微镜时,更加激动:“解放前的专科学校也难有这么多的理化仪器。当时的中学生听到显微镜这仪器时,认为是神奇得了不起的东西…… ”
  1961年,正阳初级中学又与正阳镇初中合并(第五次并校)。也就在此时,我的父亲时鸣旭(佩珂)也随之进入正阳初级中学任教,及至20年后我到校任任团委书记,祖孙三代皆在此工作。
  1962年,根据中央提出的“整顿、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寿县调整了中学布局,撤并了部分初级中学,并将正阳、下塘两校改为完全中学,增设高中班;正阳初级中学遂改为正阳中学(第十九名称)至今。1965年7月区划调整,县东部的下塘、杨公、杨庙、水湖四个区划归长丰县,四区所属各个中学也随之移交。寿县只有寿县中学、正阳中学两所完中(1976年全县则有完中31所,1987年也还有完中7所)。其后的几位校长,蒋文坦、周多茳、韩祖云及中层领导王瑞麟、祁杰然、涂瑞林、肖仲屏、吴曙、王心尧、汪家声等人,皆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学有专长、经验丰富、富于治学艺术的优秀人才;李孔琴、李文度、熊申甫、吕翥九、袁贞士、姜典尧等人,也都是学富五车、师德高尚、教学水平很高、深受同学们喜爱的教师。
  这一时期,教学效果十分突出。仅以1953年、1955年初中毕业的部分校友为例:1953年初中毕业的翟耀西、叶品中和陶志义、袁传荣、李铎声和程诗圣等同学,后来分别考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及合肥工业大学等高校;1955年初中毕业的陈侃、许维源、谢培坤、李承芳等同学,后来分别考入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合肥工业大学等高校,成为新中国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军事外交的骨干力量、专家学者和领导干部,遍布全国各地、各行各业。1951年初中毕业的董家麟,后来分配到宁夏工作,长期担任自治区计委主任和自治区领导工作;1953年初中毕业的李忠恕,考取北京外贸学院,后任波兰大使馆商务参赞;1957——1963年在正阳读书的温光永,毕业考取皖南大学化学系,后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而有着优良体育传统的正阳中学,五十年代,在一般学校连个篮球架、一张乒乓球桌都没有的情况下,已是体育活动蓬勃发展的王国。1959年,时肃芬、时铁芬姐妹俩,在张廷锋老师的执教下,勇闯县、市乒乓大赛,一路杀入省乒坛,成为轰动一时、享誉江淮的“乒坛姐妹花”。
  从解放初期至“文革”前这一时期,党和人民政府对正阳中学是极为重视的,长时间里先直属地区、后直属省教育厅,对正阳中学校长和班子成员的任用、教师配置及经费的分配,都格外重视。专家治学、名师执教、学生努力,此时的正阳中学在她的发展史上达到了巅峰。千年学宫、历史名校像一列快速行驶的列车,始终跑在时代的前列,驰名江淮。
  “文革”中,学工、学农、学军,“读书无用论”泛滥。1969年11月,学校又一分为三(正阳、丰庄和建设中学),大伤元气,以致多年不能恢复。1970年秋冬,增设2 高中班,从1973年起,每年招四个初中起始班,两个高中起始班(我就是在此时进入高中的)。中经“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不幸中之万幸,总算让那两届的学生学到了一些知识。肖兆礼、郑其坤、马天骥几任校长在如此复杂的历史条件下,艰难地维持着学校的运转。1977年恢复高考时,在与“老三届”的激烈竞争中,仍有张学平、李明新、张杰兵、肖玉祥、张太平近20位同学,考取大学和中专;不久,又有更多的同学在招工后成功招干。多年后,这几届的许多同学又进入乡(镇)科以上党政领导岗位。
  恢复高考之后的一段时间,隐贤中学、双门中学和陶圩中学,后来居上,使正阳中学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而正阳中学就像一列高速运行的列车,即使刹车依然还有很强的惯性。韦兴海、陈春华、徐祚涵、张诚几任校长,知难而进,与全校师生携手共进,奋起直追。1978年,孙业桓成为恢复高考后第一个考取大学的应届生,给师生树立了信心和榜样。其后几届张学杰、余音、王先超、张士军、胡心成、魏多刚、刘国礼皆步其后尘,学有所成,建功立业,成就斐然。这一时期,学校的教学成绩仍很突出,每年都有多名初、高中生考取市、县重点高中和重点大学,多人在学科竞赛中频频获奖,多次受到县委、县政府和市、县教育主管部门的表彰和嘉奖。吴水芳、李育仁、高磊、花开玲、司德君、周季鸣等同学分别考取上海交大、中国科技大、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及上海外国语大学,多人在国内外攻读博士。学校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为社会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人才,在市、县仍有较好口碑和很高的知名度。
  1988年,杰出校友孙大光部长在夫人张刚教授陪同下走访母校,给师生们以极大地鼓舞和鞭策;1995年张刚教授携儿子孙栋梁在县委书记熊建辉陪同下再次走访母校,勉励师生奋发有为,积极向上,把学校办成一流的学校;1997年孙大光部长捐款35万元,县教委又拨义教工程款40万,建成了教学楼“春光楼”,可容纳18个班,极大地缓解了教室不足的问题。与此同时,学校着力解决学校周边环境,大力发动师生绿化、美化环境,使校容校貌自五十年代中期以来,在原来基础上,有了较大变化和提升。
  这一时期,白坤、杨金星和王永山校长及其班子,负重前行,孜孜以求,在多年的治学实践中,践行“全面施教,广育英才”的办学思想,大力实施素质教育,提高办学质量,加强对艺术、体育类特长生的培养,走特色办学之路。率先在寿县教育界,编写校史,举办校庆,掀起一股“校史、校庆热”,在世纪之交,追溯千年学宫悠久历史,总结历史名校办学经验,凝聚海内外师友智慧和力量,探索学校未来发展方向,为促进学校全面进步和人才培养,创造了良好机遇。继而,经过多年争创“市级示范中学”的艰苦努力(在这一过程中,2007年正阳关农场中学合并过来,成为史上第六次并校),“新一代的正阳中学人踏着前人奋斗的足迹,怀着不断超越腾飞的梦想,团结一致、奋起拼搏,终于实现了又一次的跨越。”   现任校长陈士传接过前任校长的接力棒,更不敢有一丝懈怠。在生源极不平衡的今天,市级示范中学要求得夹缝中生存,必须改变已有思路,走教育革新之路,才能转变学生低迷、教师懈怠的学风和教风,重振历史名校的雄风。陈士传校长经过反复思考,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为学生设计三种不同的人生求学规划:一是学有余力的,按部就班参加普通高考;二是文体有特长的,参加文艺、体育专项训练,走艺体发展之路;三是开拓职业教育渠道,通过职教对口招生,实现升学梦想。最终,人人有学上,个个能成才。
  如今的正阳中学,积极奉行“文化立校 活动育人”的办学理念,坚持“认真读书”的校训和“全员育人 面向全体 全面发展 尊重个性”的办学方针,弘扬“自主 探究 勤奋 善思”的学风和“勤研善教 启智育人”的教风,倡导“正直 明理 崇德 阳光”的校风,逐渐形成一条适应学校发展的新路子。
  一切有益的探索,总会结出丰硕的果实。如今,只要踏进正阳中学这所历史名校,你就会听到“认真读书”的朗朗书声、嘹亮的歌声和悠扬的琴声;校园中的徐公亭、王公井、端庄简约的苏式楼、阳光映照下的春光楼分外引人注目;羹梅、成蹊、春光、思源楼记向你讲述着正阳中学的昨天和今天;枝繁叶茂的参天梓树向你昭示着“敢为人先”“爱国爱乡”的正阳中学精神和光荣传统;驰骋在400米标准跑道的田径场,在多个标准篮球、排球场上和乒乓球台前,你一定会激情澎湃,青春飞扬。
  如上所举校史,光焰信是惊人。查阅华夏诸多老校历史,正阳中学的历史仅稍逊于西汉文翁兴学的四川石室中学,从唐代建立孔庙算起,迄今已近1400年,其历史久远恐在皖难找学校可比?之后,中经宋元以及明清时期的安丰书院、寿阳书院,延续至近代羹梅学堂,继而演变为学校,先后19次更名、6次并校,不断成长壮大。其校址除抗战八年辗转在外,均在正阳孔庙(位于正阳中学西门内,因年久失修,1987年被拆除)未变,经历了中国教育的所有阶段,形态完整,无愧于“安徽教育活化石”的美称。安徽不只是有芜湖市第十二中学、合肥逍遥津小学等历史名校,寿县也不是只有循理书院和梁谳,尚有或早或迟的安丰、寿阳书院及大诗人黄仲则(黄景仁)山长,不可“不知有魏晋”。
  追溯正阳中学的千年历史,你会清楚地发现:事物的发展都是此消彼长,不是一层不变的;自古以来,教育要取决于一个地方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状况,不是孤立发展的。如今的正阳关就像裕溪口一样,南京长江大桥的开通,让它先前的喧嚣和繁华都随着列车的呼啸而过,成为过往。正阳关已不再是淮河中游水路交通总枢纽,也不再有明末至解放后近六百年间的繁荣,也不再有相当于一个中等县城的规模和建国初设市时的人气,其声名在皖西大地上已不再是凤毛麟角,更何谈在全省也少有地方可以匹敌喽!正阳中学自“文革”以后,改为农村乡镇普通中学,在师资、生源和经费等方面,已不再有往日的优势。
  纵然时移世易,或有盛衰起伏,但是人心所趋,教育总应发展。
  追溯历史,不为沾沾自喜,图一时之快,而是在缅怀和赞颂先人的同时,从中总结历史经验,弘扬传承学校精神,讴歌鼓舞当下的探索者,找到振兴学校的钥匙和力量,化妄自菲薄为鼓足勇气,将激起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化作热爱母校的巨大精神力量,弘古创新,古为今用。名人义士热心创办、专家治学、名师指教、师生戮力,创造了她曾经的灿烂辉煌,我时氏先辈在内的历任校长,敢为人先,求真务实,艰辛探索,寻求以培养人才为己任的办学目标和办学之路,不怕困难,砥砺前行,精神永远值得发扬光大。我们欣喜地看到,正阳中学这所千年学宫、历史名校,“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对于不能急功近利的教育事业来说,功成不必在我,总有一天,厚积薄发的正阳中学会屹立在兴皖教育之颠 。”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