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边跑边唱的年味

发布时间:2021-02-23 作者: 赵广军 阅读次数:369
[字体:  ]

  吃了腊八饭,就把年来盼。我不记得吃腊八饭已经有好多个年头了,因为我早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以后,谁还为你做腊八饭呢。在寒冷的冬天的早上,把八种粮食和在一起熬得稀烂喷香,那要起来好早才行啊。熬好以后,还要一个一个吆喝起她懒惰的孩子们。那一声声吆喝的声音仍一直萦绕在我那蒙在被窝里的脑际,那是母亲的声音。

  祭灶节的时候,家里就开始煮肉,煮猪头,煮大肠,煮心肺,这些在肉类中,是家中过年才会采购的东西。当猪头煮熟从锅里捞出来时,用斧子来分解猪头的任务常常落到我的手上,要知道从前的小孩子动手能力都不弱。其实,干这件差事,最好的地方是可以吃到热乎乎的猪脑。

  很早的时候,我就开始用毛笔为邻居们写门对子,也就是春联,因为人们都叫我秀才,也有叫我赵先生的,那是因为电影《大浪淘沙》里也有一个赵先生。他的学生名气较大,叫于鸿奎,后来叛变了大革命。邻居们的对联很好写。比如老四家的门对子几十年如一日,只写一幅“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有老年人的家庭一定要写“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写起来不用多费神。

  压岁钱对每个孩子都十分重要,如果没有压岁钱,我们就没法打炮仗,开学了就没有了学费。大人把印着女拖拉机手的一块钱钞票交到我的手中的时候,总会千叮咛万嘱咐,收好啊,要是弄没了,你明年上学就没有学费了。然而,如果我把压岁钱放到鞋底里,这个年过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若干年前,城里最高级的炮仗就是火箭。大年初一的早上,打炮仗用的就是火箭,外形就是鞭炮的后面拖着一个竹棍,点着以后火箭就飞到天上看不见了。我们不往天上放,而是把他们对准敌人,用香烟点着发射出去。敌人就是站在街道另一头的小孩子们,他们经常像于鸿奎一样叛变过来,叛变过去。叛变的动机就是看哪一边一次发射的火箭更多,能打胜仗。

  火箭没有了那竹棍,点着以后就在地上打转,小孩子们叫他地老鼠。地老鼠最不安全,因为他在地上打转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会突然飞到什么地方,很容易出事。一天,二宝从炮仗摊上刚买了一个地老鼠,点着以后,地老鼠突然飞到炮仗摊上打起了转转。炮仗摊灰飞烟灭。

  过年就能穿上新衣裳。我的新衣裳就是用凡士林的蓝布作的新棉袄,蓝得叫人难以忘怀。我光着膀子就跑了出去,在雪地里边跑边唱。这时母亲会拿着一件蒙袄子的褂子在后面追。而我知道那件褂子伤痕累累,上面布满了和小伙伴拼刺刀留下的数不清的口子,我才不蒙呢。我在雪地里边跑边唱,比雪人跑得还快。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