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深情的元宵

发布时间:2021-02-24 作者: 赵闻迪 阅读次数:1057
[字体:  ]

   早晨,班车上,两个男同事的对话吸引了我的注意——
  “刚才我到附近转悠了一圈,没有卖早点的。”
  “我也没吃早饭。”
  “好想吃妈妈做的早饭啊!”
  “我也是……”
  我回头看了一下,是两个年轻同事,估计是单位新招聘的外地大学生。平日这附近有很多卖早饭的摊子,年里,那些摊主还在“休假”呢!看来他俩只能把早饭和中饭合并吃喽。
  我笑了一下,想起上班车之前在家里吃的那碗元宵:热气腾腾的米酒里浮着一个个光洁如玉的元宵,只有半个杏子那么大,轻轻咬一口,粘稠的黑芝麻红糖就慢慢流进嘴里,顿时香甜满口,胃口大开。
  昨天我不经意间提了一句“我想吃元宵”,当时妈妈正忙着清理冰箱,有点不耐烦:“没有糯米面,红糖也吃完了。”我讪讪地走开了。晚饭后她出去了一趟,今早我就如愿以偿了。
  清早我是被一阵芝麻香味“熏”醒的,睁开眼,窗户外还黑糊糊的,一阵阵风声,厨房里流泻出灯光,还有响声和香气。这光、声、味让我格外开心、温暖。我摸摸冰凉的鼻尖,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跑进厨房,豆浆机搅动着黄豆,已经有一半奶白的豆浆了,锅里的水吐着泡泡,妈妈麻利地把搓好的元宵“下”进水里,桌上放着一碗香喷喷的芝麻红糖。
  黄豆要淘、要泡,芝麻要炒、要槌,妈妈是什么时候做好这一切的?
  其实妈妈是北方人,结婚之前压根儿没见过元宵,因为我和爸爸爱吃,妈妈就努力地去学、去做,终于从奶奶那儿把这门手艺继承了下来并不断创新——煮元宵、炒元宵、桂花白糖馅、芝麻猪油馅、果酱馅、豆沙馅……
  我把手伸进包里摸摸小饭盒,里面不是中饭,是妈妈给我带的一份点心——炒元宵,裹好元宵后进油锅炸,捞出来沥干撒上一层白糖,外焦里嫩、又脆又糯、别有风味。这又是妈妈的一个聪明发明。
  提起炒元宵,我又想起一件往事:高二那年,因为课业紧、压力大、我的成绩又提升得慢,难免产生悲观、沮丧的情绪。有一天深夜,面对着满桌的书本试卷,我觉得疲惫到极点。妈妈端来一碟冒着热气和香味的炒元宵,说:“你看,这包元宵的糯米面原本不甜也不咸,是不好吃的,只有经过揉搓、包进馅心、高温油炸,再用白糖腌渍,才能变得好吃。普普通通的糯米面,经过一番‘磨炼’,把自己变得更好了。”我咀嚼着炒元宵,也咀嚼着妈妈的话,心情渐渐开朗起来。
  后来,我去省城上大学,临行前,妈妈教给我几种做简单营养早餐的方法,叮嘱道:“一定要按时吃早餐,能自己做尽量自己做,别老上外边买。”又叹息:“不能经常吃我做的炒元宵了。”我安慰她:“等放假回来我多吃点。”再后来,我回到家乡工作,心里觉得不如在大城市工作的同学“有出息”,愧对父母,妈妈第一个念头却是:“你什么时候想吃炒元宵,我都能给你做了。”
  定下心来想想,我和爸爸几乎没有在外面吃过早饭,也没有用饼干、夹心面包胡乱打发过早饭——全是妈妈做的,今天是西红柿鸡蛋面,明天是红枣小米稀饭,后天是排骨冬瓜泡饭……哪怕她身体不舒服,也要撑着起来冲奶粉、煎荷包蛋。   这小小的元宵,看上去朴素、家常,却勾起如此多回忆、蕴满深情……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