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童年的春节

发布时间:2021-02-26 作者: 尚咏梅 阅读次数:1115
[字体:  ]

  今晚,读冰心老人的散文——《童年的春节》。在文中,耄耋之年的作者回忆了自己童年时过春节的场景。母亲做的香喷喷的糟肉、父亲从烟台市上买回的乐器、有趣的“花会”、姥姥家好吃的点心、精致的灯笼……这一幕幕温暖的画面在作者的记忆里是那么清晰而深刻。作者朴素自然的文字里散发着童真的味道,弥漫着岁月的馨香。
  冰心老人在文末说:“元宵过后,一年一度的光彩辉煌的日子就完结了。当大人们让我们把许多玩够了的灯笼,放在一起烧了之后说,从明天起,好好收收心上学去吧。我们默默地听着,看着天井里那些灯笼的星星余烬,恋恋不舍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寂寞之感,上床睡觉的时候,这一夜的滋味真不好过!”这段看似平淡的叙述,却饱含着作者对童年的深深怀念和对岁月匆匆流逝的无限惆怅。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值得回味的“年味”。而童年记忆里的“年味”是最温馨、最甜蜜、最绵长的。我怀念起自己童年时的春节。 几十年过去了,许多情景今天依然历历在目。此刻,仿佛穿越了时空,曾经那个忐忑地等着成绩单、盼着穿新衣、盼着压岁钱、盼着长大的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正缓缓走来。
  腊月十五左右,期末考试结束,我们开始等着拿成绩单和《学生手册》。寒假马上就要到了,春节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记得考完试,大概要三天左右发成绩单。等成绩单的几天时间还真是难熬呢。总会隐隐地担心语文和数学没考到90分,担心老师的评语写得不太好,担心因为没考好就会受到父母的批评,三天年过后就要早早地被父母督促着抓紧做寒假作业和额外布置的练习题。终于等到发成绩单的日子,忐忑地翻看着自己的考试成绩。感觉考试成绩父母会比较满意,看到《学生手册》中老师的评语也写着“学习认真、劳动积极、尊敬师长、团结同学……”等鼓励的好话时,自己的一颗心才总算平安落地。那一刻,感觉自己如同放飞的小鸟,终于可以蹦蹦跳跳地尽情玩耍,无忧无虑地享受自己的自由空间了。
  放寒假啦!晚上终于可以不用写作业。看完电视,和弟弟头挨头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我们经常掰着手指头计算着还有多少天过年。弟弟总爱说,想让爸爸给他多买些鞭炮和烟花。我总会期待着妈妈给我买鲜艳的纱巾和飘逸的彩绸蝴蝶结,在大年初一的时候配上新衣服就更漂亮啦。我俩聊着各自过年的打算,带着对“年”的浓浓的期待,不知不觉便进入甜美的梦乡。
  放寒假后,小巷的墙根边,总能看到蹦爆米花的师傅熟练地摇动着黑黢黢的铁罐转盘的身影。炉火燃得正旺,他的脸被映得红红的。他的身旁围满了端着糯米或玉米粒的人们。我和弟弟知道母亲每年春节前要做“大烧圆子”,而爆米花是做“大烧圆子”的主要原料,这自然是咱们能去多爆两锅爆米花的最好理由。家里通常没有提前准备好的玉米粒。得到母亲允许后,我和弟弟用搪瓷缸端着糯米,快速地加入等候蹦爆米花的队伍。排队时,糯米总是胆大的弟弟端着,胆小的我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目不转睛地盯着旺盛的炉火上不停转动的铁罐转盘,准备着随时经受住“砰”的一声巨响的考验。待我们的爆米花出炉后,一股温暖的、带着香甜味的气浪在眼前升腾着,我们迫不及待地冲过去抓一把热腾腾的爆米花塞进嘴里。顿时,满口的香酥味道。回到家,母亲留下足够的爆米花做圆子,剩下的爆米花就是我和弟弟的丰美盛宴。我俩会把两个上衣口袋都装满爆米花,然后边走着边抠出几颗塞进嘴里。用手指轻轻触摸着鼓鼓囊囊、松松软软的口袋,别提多满足啦。属于我俩的爆米花总是没几天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 要想发扫十八,要想有扫十九。”父亲和母亲总会在腊月十八、腊月十九那两天进行彻底的大扫除。等到屋角、床底、窗户、桌椅、橱柜......处处都清理打扫干净后,父亲和母亲会一起拆洗床上的枕套、被单、床罩,并将收在橱柜里的六个彩色塑料果盘拿出来。清洗六个塑料果盘的任务是我和弟弟的。我俩把收藏了一年的六个果盘刷洗干净,依次摆在茶几上,等着春节时盛放糖、花生、瓜子、水果、果脯等。记得小时候,母亲每年春节前买回的那些准备装果盘的零食,无论放在哪里,总能被我和弟弟找到。每次等到母亲要装果盘时,总会发现零食被我俩偷偷吃了不少。
  农历腊月二十左右,大街上和菜市巷口会出现摆着灶糖的小摊。一个个圆形的乳白色灶糖整齐地摆放在摊位上,看上去特别诱人。童年的我并不了解关于灶糖的典故,只知道每到农历腊月二十三,母亲总会在锅灶上摆放两块切好的灶糖,说是灶神吃了,来年全家就会平安健康、幸福甜蜜。灶糖在我们寿县也叫“糖瓜”。大概是因为灶糖做的外表圆润光滑,大小和形状看上去像个小香瓜,所以得名为“糖瓜”吧。圆圆的、坚实的灶糖买回来了,用手掰不开,用牙咬不动。母亲会拿起菜刀用力劈开,然后在瓷碗中已劈好的灶糖上撒上少许的面粉。母亲说,不撒面粉的话,劈好的灶糖会粘在一起,掰不开。这时,围站在母亲身边的我和弟弟一起兴奋地伸手抓起一小块灶糖放进嘴里。粘着牙的香甜的灶糖,在我们的口中慢慢融化,丝丝缕缕的甜装满了心间。这时的我俩早已变成了白胡子老人。因为灶糖被母亲撒上了面粉,我俩吃的急,自然是糊了一手和一嘴的面粉。站在一旁的母亲怜爱地看着我们笑。
  吃了甜甜的灶糖,意味着春节就要来到了。年味越来越浓了。你瞧,透过半掩的院门,总能看到家家户户的小院里挂着腌好的腊肉、腊鸡、腊鹅、香肠等。阳光下,它们泛着亮晶晶的油光,正散发着特有的年味;你瞧,大街上采购年货的人们越来越多了,大街上摆满了卖春联、年画和烟花爆竹的小摊,人们在摊位前认真地挑选年货,此起彼伏的讨价还价声和说笑声里正散发着特有的年味;你瞧,小巷里的理发店坐满了等候着修剪头发的顾客们,理发师傅正娴熟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理发工具,和顾客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儿。顾客们总不忘叮嘱师傅一定要理得更细致些,这样新年出门就更精神些啦。小小的理发屋里也满溢着特有的年味。
  年近了,家里最忙的是母亲。腊月二十六七,母亲开始做蛋饺、酥鱼、腊豆子和大烧圆子了。这些美味,母亲通常要做的比较多。因为除了我们自己家里吃外,每样食品还要各送一份给祖父、祖母家和外公、外婆家品尝。母亲做的蛋饺,外表金黄鲜嫩,造型精巧,肉馅鲜美。母亲做酥鱼,总是火候把握的刚刚好。鱼块在盐和料酒中腌制适当时间后,母亲会把沾上一层薄薄的淀粉的鱼块放入油锅中翻炸。待鱼块被炸得两面金黄时,母亲把它们迅速捞出,盛在大碗里。这时的鱼块外酥里嫩。等要吃的时候,放入料酒、八角、桂皮、葱、姜、蒜、生抽、香醋等红烧,最后撒上葱花,一道鲜美可口的酥鱼就做成了。母亲做的腊豆子醇香而有嚼劲。若是将凝固成果冻状的腊豆子夹在热腾腾的白面馍里,腊豆子的香味就会在热气的蒸腾下变得更加醇厚。我和弟弟真是百吃不厌啊。母亲是寿县正阳关人,“大烧圆子”是母亲做的一道拿手的正阳关菜。母亲做的“大烧圆子”吃起来软糯醇香、清新爽口。“大烧圆子”比普通的“传统圆子”要大上两至三倍,四个“大烧圆子”就能占满一整个盘子。“大烧圆子”和“传统圆子”的做法不同。“大烧圆子”的做法是:把爆米花、肉馅、地梨丁按比例放在盆里,加上葱花、生姜一起搅拌好,做成一个个圆子,再滚上芋头粉,然后把圆子放入滚开的油锅中翻炸。待炸得金黄酥脆时,捞出冷却,就做成了。要吃的时候,将冷却的”大烧圆子”放入锅中蒸透,浇上滚烫的鲜鸡汤,撒上葱花就可美美地大饱口福了。小时候,每年春节前,总爱和弟弟围站在厨房小小的煤炉边,看着母亲变戏法似的做出一道又一道诱人的美味。
  小时候,每年除夕都是在祖父、祖母家过的。大伯、三叔、姑姑全家和我们一家四口全都聚在祖父、祖母家一起吃年夜饭。吃年夜饭前,放鞭炮的任务是堂哥和弟弟的。他俩拿着火柴兴奋地到小院外放鞭炮,随着“噼里啪啦”、响彻庭空的鞭炮声响起,我们一大家子的年夜饭就正式开动啦!大人们围坐在堂屋的大桌边,堂姐、堂哥、堂妹、表妹、弟弟和我围坐在祖母卧室里的小桌边。小桌和大桌上的菜式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我们小桌上人少,每种菜的数量比大桌上少些。大人们推杯换盏地喝着酒,说着互相祝福的话语,交流着一年来的付出与收获。而我们的筷子雨点般不停地落在满桌的好菜上,早已开始狼吞虎咽地美美吃起来。这满桌的好菜里就有母亲从家中带来的“大烧圆子”、蛋饺和酥鱼。记得祖母炸的虾片,每年都是我们小孩这桌最先一抢而空的菜。透明、薄薄的虾片堆得高高的,摆放在好看的磁盘里,像朵朵盛开的白色莲花儿。虾片咬在嘴里”嚓嚓”的响,脆脆的,有着虾的鲜味,让人忍不住想多吃几片。
  晚饭后,我们这桌小孩子们拿到了大人们给的压岁钱,就蹦蹦跳跳地出去放烟花。那时候我们放的烟花是细细的长筒状的,名为“夜明珠”。耀眼的火焰从烟花筒中猛的喷出来,烟花在天空中尽情绽放出五彩缤纷的花儿。我们在一旁拍着手欢呼起来,多希望那一刻的绚丽能成为永恒,能永远留驻、点缀在夜空中啊!
  从奶奶家回到自己家,我赶紧拿出新衣试穿一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拿出新蝴蝶结不停地在发稍上比划着,把新棉鞋拿好放在床边。想着第二天一早就能美美地穿上新衣、扎上蝴蝶结,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心里真是美美的。那一夜,新衣是叠好摆在枕边的,闻着新衣特有的香味入眠,多么希望早一点天亮啊。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物质生活条件很匮乏,孩子们的新衣大多是在裁缝铺做的。我和弟弟的上衣就是灯芯绒或洋布做的蒙袄褂子,裤子大多时候是做的灯芯绒裤子,肥肥的,可以蒙在棉裤外面穿。新鞋子是外婆做的黑色灯芯绒系带布底棉鞋,当时称这种系带棉鞋为“三块瓦棉鞋”。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新衣和新鞋,对童年的我有着多么大的吸引力啊!
  初一这天,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吵醒的我和弟弟,穿着新衣早早来到外公、外婆家拜年。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会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给我们。记得上小学时,每年大年初一,在收到压岁钱后,外公还会送给我一份小礼物。那是一本崭新的《小学生作文选》。翻开书页,扉页上有外公为我写下的新年寄语,简简单单的话语间凝聚着外公对我的期盼和祝福。非常爱读《小学生作文选》的我,那时根本顾不上吃外婆家果盘里的糖果,早已捧着新书坐在外公的书房里有滋有味地读起来了。“啪、啪、啪”,外婆家屋外传来断断续续的鞭炮声,那一定是淘气的弟弟在屋外摔着掼炮呢。从年初二开始,走亲戚、喝往年酒的风俗会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正月十五一过,大人们会说:“年也过了,节也过了,好好收收心吧!”这时,我们开始整理寒假作业,对照老师布置的作业项目,抓紧补差补缺。
  冰心老人曾说:“童年呵!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童年的春节带着它特有的味道,永植于我们的记忆深处,在不经意间总会与我们不期而遇。
  光阴如梭,眨眼间40多个春节在我的目光中飞逝了。不知不觉间,我从孩童变成少女,从少女走向中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春节我早已失去了年少时那份热切的期盼,春节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更多的是工作和生活的忙碌。但过年的滋味依然会令现在的我回味深远,因为年味里所蕴含的传统年俗和民俗文化会在年复一年的传承中不断沉淀、升华,而年味里所蕴含的真挚情感,会是每一个寻常日子里最深切的眷恋!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