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寿县古城记

发布时间:2021-10-10 作者: 刘海亮 阅读次数:4485
[字体:  ]

  在即将挥别的一刻,山影重叠,群峰耸立,苍翠的松柏漫山遍野,尽管同行的朋友都似意犹未尽,可是我晓得,这次的寿县之行还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夕光残照,八公山下的花儿开得正好,回首望去,梨花如雪,桃花如梦,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风中轻轻地摇曳,一切一切怎不教人留连忘返,怦然而心动!这意外的惊艳,当然要归功于素有孟尝之风的蓝安兄。

从接到电话,到与海水大姐、丽君女士先后登上蓝安兄的车子,对于此次由东而西,由淮南而寿县,分明是在心中隐隐地生出了无限憧憬。也更晓得,对于他们三位来说,在百忙之中,在已不知几度遥临古城的前提下,陪我此去,该是多么深的情谊!直至大家一起登上寿县古城南门——通淝门,直至看到彼此之间兴奋着按下一次次快门的时候,才约略觉得心中那潜藏的一点点愧疚,有了一丝微微的松动。

  寿县,古称寿春、寿阳、寿州,是楚文化的发源地。然而无论是楚,是汉,是三国两晋,还是此后的唐,此后的五代,此后的北宋,迢递而下,都因其地势的险要,无不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试问每一个炎黄子孙,哪一个不晓得“投鞭断流”?哪一个不晓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怪不得古贤们要写“白鸟一行天在水,绿芜千障野平云”,要写“渺渺长淮去不休,行人独上寿阳楼”——不身临其境,是不能深谙古城的那份沧桑与厚重的。

  尽管现在的寿县古城墙为南宋重修,可掐指细算,也足有八百年的光阴。八百年的天风海雨,八百年的兵火侵蚀,当它以吞天之气,雄壮之姿,依然峭立在淮水南岸,八公山麓的时候,不能不让人感怀于它的奇迹了。无疑,历朝历代以及新中国以来的着意修缮,是支撑一座雄城傲然而立的根本,不过修缮者还是有意留下了古城已白发苍苍的一点痕迹。在蓝安兄给丽君女士拍照的间隙,海水大姐指着南门楼(通淝门)上的飞檐画柱说,那就是历史啊!原来巨大的廊柱不仅有几处已经红漆褪落,露出下面狰狞若斯的裂缝来,更有甚者,每根巨柱的底部多已零星地衰朽,仿佛风烛老人凹凸不平的牙齿。

  于城头俯瞰,城下的护城河波光粼粼,清澈见底,时而有悠闲的水鸟怡然凫渡,时而有安然的妇人隔岸涤洗,春风蕙和,绿柳拂堤。蓝安兄微笑着走过来,说去东门吧,那儿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历史的原貌——对于这句话,我一直在车上斟酌着,也一直期盼着与历史的一次面对面的撞击,蓝安兄果然诚不欺我。寿县古城东门唤作宾阳门,相较于几乎焕然一新的南门来说,这儿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吧。

  从城下仰望,那种历史的沉淀感,层次感与存在感油然而生。宾阳门城楼高约十几米,底部足有四分之一为条石垒砌,往上直达顶端,则全部是由青色的城砖铺就。无论是条石,还是城砖,都已大片大片的风化腐朽,用手去触摸那些断层,便会籁籁而落。从内城门走出去,脚下青石地面高低错落,却又每一块都光滑无比,更教人震憾的要数从城外蜿蜒而来的那四条车辙了。中间两条深有一指,宽有两指,比邻而居,左右两条相距甚远,也稍浅。何须赘言,中间的车辙当然是几百年来无数的独轮车的杰作,至于左右,应当是当年的马车与轿车的辗轧。“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真正的劳苦大众,有几个能坐得起马车、轿车?毕竟富贵人家者稀,所以即便车辙也肤浅得多,“肉食者鄙”果然经不得历史的消磨。

  城门两壁斑斑驳驳,能够在上面的条石上看到一些模糊的字迹和图案,丽君女士介绍,这据说和它们的位置有关。印象最深刻的是内城门北侧靠下的一块条石,上面镌刻着一条大蛇追逐一只小鸟的场面,笔画简约,却又生动古朴,直将观者带入一种肃杀的氛围中去。内城门也好,外城门也好,都能找到当年千斤闸的闩孔,巨大深邃,可以想象一旦外敌袭至,要想攻破该是多么的艰难。至于两门之间的瓮城,至今踏入,犹能感受到一丝怵然而惊心颤魂飞的窒息味道,于是大家调侃,这要是万箭如雨下,再加上滚木礌石,哪还会有什么幸免可言,因此也可以结论,从来坚固的城堡都是从内部攻破,放之四海而皆准也。

  与南门(通淝门)的城楼不同,东城楼(宾阳门)上遗迹颇多。城楼两侧各有一只驮碑的赑屃,龙首而龟背,四肢孔武,只是西侧那一只已不知曾几何时释了重负,背甲冷落,东侧那一只纵然还有,却已是残碑,无言凝视,说不出的空洞与寂寞。紧挨着西侧赑屃,是一块保存完好的清光绪年间的黑色碑石,反面记述着古城的起伏钩沉,正面是一幅形象直观的内城图,可以看到街巷建筑,星罗棋布。蓝安兄以他惯有的洒然介绍着,他说古城墙不光起着御敌的功能,还可以防洪,比如最近的一九九一年那次大水,水面几乎与城墙持平,不过,到底古城还是又一次展示了它的深厚底蕴,保住了城内十多万人的身家性命。

  行走在古城,如行走在一部沉甸甸的历史巨著之中,恍惚梦回千年,恍惚化身为古城墙的一片瓦石,化身为古城上的某一片云朵。古城的街巷布局,大概因循了旧制,虽有些逼仄,也限制了人流、车流的迅疾。慢悠悠的老人,慢悠悠的孩童,慢悠悠的鳞次栉比,透过车窗,两位女士直白地表达了对于古城闲适生活的那种羡慕,我则在尽力地说服蓝安兄,不必再去苦寻“大救驾”吧。“大救驾”是古城的特色名点,以面粉为主,佐以猪板油、金橘饼、核桃仁、青梅、青红丝、冰糖、白糖、糖桂花等,油炸而成,色泽金黄,酥脆可口。

  说起“大救驾”,则必言宋太祖。传说公元956年,后周世宗征淮南国,命大将赵匡胤率兵急攻寿县。历经整九个月的卓绝之战,赵匡胤终于破城而入,但由于操劳过度,赵匡胤一连数日,水米难进,急坏了全军将士。其时,城中的一位厨师献食某种特制的圆形面点,赵匡胤居然正中下怀,食欲大开。后来谈起此事,他对部下说:“那次鞍马之劳,战后之疾,多亏它从中救驾呢。”于是时人便叫这种糕点为“大救驾”。传说这东西,究竟有多少可信的成分,不需要去过多地揣测,所谓的“救”者,从来在于当局者的智慧,而不在于某一件兵器,某一种食品罢。同样是寿县,同样是宋初,南唐名将林仁肇向后主李煜献策:宋人方破南荆、后蜀诸国,兵马疲弊,宜直取淮南,必能一下扭转战局,转守为攻。可就是这位空悔“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离别歌。垂泪对宫娥”的千古词帝,不仅没有采纳林某之策,还中了宋人的离间计,将林仁肇斩杀,自毁长城,最终落了个被幽禁鸠杀的命运。

  兴叹感喟,世事如棋。驶离古城,胸中正所谓五味杂陈,想说些什么,又找不到冥冥中需要述及的那个端口,也就更多地望望窗外,望望春风里的漫野。行行走走,即便我和两位女士都有了些许倦容,更不消说身有宿疾的蓝安兄了,可老兄惟恐我们几个不尽兴,这才有了文字开端的八公山森林公园之旅,然后是日落西山,然后是遥遥有期的如彼归途。

  在章子怡(饰宫二)、梁朝伟(饰叶问)版的电影《一代宗师》里,宫二对叶问说,“我在最好的时刻遇到你,是我的运气……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这些话让人听了心里一痛,旋又豁然。能相遇,能相聚,哪怕是有离别,有怅惘,又有什么不好?于宫二是,于古城是,那么,于吾辈同行者也复是罢。

特 别 声 明

根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寿县融媒体中心(寿县广播电视台)为寿县县域内唯一具有新闻采编、播出资质的媒体机构。寿县县域内,其他所有自媒体及商业媒体均不具备新闻采访、编辑、转载、发布等资质。

寿县融媒体中心所主管运营的媒体平台有寿县县委主办《寿州报》、FM101.2、FM105.9寿县人民广播电台,寿县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寿县发布”、“寿县广播”微信公众号,@寿县发布微博,寿县人民政府网站、寿县新闻网,寿县手机台APP,寿县融媒体中心抖音号等,是以引导群众、服务群众为宗旨的县域官方主流媒体的综合服务平台。

寿县融媒体中心所属媒体平台发布的所有信息,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自媒体以任何形式转载,特此声明。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淮南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监督举报电话 0554-667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