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骊歌(节选)

发布时间:2021-11-16 作者: 曹多勇 阅读次数:2020
[字体:  ]

  这一天早上,曹老头坐在三轮车上面一口气想十分钟二十分钟那么长,就是想不出一件回家必得去做的事。曹老头自个问自个,你跟我说一说,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曹老头自个答自个,我最想看朋友!
  问:你最想去看哪一个?
  答:大先生!
  接下来,曹老头就把三轮车托付给街上的一个熟人照管,自个去了一趟寿县隐贤集,去找大先生家,去看大先生。
  大先生是一个郎中,在隐贤集上坐堂问诊几十年,医德高,人心善,名声好。曹老头早年上隐贤集那里做生意,得到大先生照应,买卖上面没有受到一毫闪失。
  隐贤集是一座千年古镇,坐落在淠河岸边。淠河是一条南北流向的河流,南接大别山深处,北通正阳关,是淮河中游的一条重要支流。正阳关是淮河岸边的一座千年古镇,淠河、颍河在这里与淮河交汇。大别山里的货物从淠河运出来必定要经过正阳关。从这里沿颍河北上,过开封、入黄河,可通达西安古城;沿淮河东去,过洪泽湖、入长江,可通达的地方就多了,就大了。曹老头年轻时跟我四叔兄弟俩使一条木船,常年去隐贤集上做买卖。木船小,去不了黄河,入不了长江,只能往返隐贤集与正阳关中间,做的是一份小生意,挣的是一份辛苦钱。 
  隐贤集有适合的东西,曹老头去隐贤集上买。正阳关有适合的东西,曹老头运隐贤集上卖。不管买或卖,在隐贤集的地盘上,就得仰仗大先生。大先生轻易不露面,也不需要大先生露面。大先生有两个小舅子,跟曹老头年纪差不多大。曹老头去隐贤集上找他俩,跟找大先生一般样。大先生吃喝靠坐堂行医。两个小舅子吃喝就得靠替人家买东西或卖东西从中谋利。两个小舅子在隐贤集上吃这一碗饭,仰仗的依旧是大先生。
  大先生对曹老头的一份好,就好在大先生交代两个小舅子,说姓曹的兄弟俩做的是小买卖,该让利的让利,该不收钱的不收钱。不缺大户人家在隐贤集上做买卖,两个小舅子赚钱从大户人家身上赚。大先生对曹老头的这么一份好,是图一个好名声。大先生有了一个好名声,不缺更多的大户人家找上门。
  曹老头最后一趟去隐贤集上买东西都快五十年了。那个时候属于生产队。闲冬天,生产队要搓一批麻绳。当地种的麻,是高秆麻。麻秆砍下来埋水塘边的烂泥里沤,沤烂麻皮,剩下麻匹,搓出来的麻绳怎么都有一股子臭味。关键是这种麻绳不结实,三年五年用下来,就成一堆烂麻绳。曹老头知道隐贤集那一带出火麻。火麻不用埋烂泥里沤,没臭味,结实,搓出里的麻绳用十年八年依旧像新的。曹老头跟生产队长说,我俩去隐贤集上买火麻,搓出来的麻绳火亮亮的看一眼都是不一样。生产队长犯为难,一来隐贤集路途远,拉架子车去一趟没有十天八日的回不来;二来那个时候形势紧张,不是说一声买火麻就去买火麻。一路上,每个交通要道都设有关卡,各个公社都不放松,就是防止自家的物质乱流通,投机倒把分子钻空子。
  曹老头说,从大队写一张证明信,我俩带身上。
  队长说,从公社写一张证明信,我俩带身上都不管用。这边出的证明信,人家那边不买账。
  曹老头说,我俩想办法绕开他们的关卡。
  队长问,怎么绕得开?
  曹老头说,我俩使船去。
  关卡在陆路,使船走水路。曹老头就跟生产队长摇一条摆渡船,白天找一处背静所在停船睡觉,夜晚摇船偷偷地走水路去隐贤集。这之前,曹老头有二十年没去隐贤集做生意,不知道大先生在不在。大先生活着,公社不许他在隐贤集上坐堂行医,他回家当社员下生产队地里干活。大先生的好名声依旧在,他去找生产队长,打开仓库,按公社供销社统购统销的价钱,卖给曹老头几百斤火麻。曹老头跟生产队长装船上摇回头,搓一批麻绳,生产队解散那一年还在用。曹老头家分两根火麻绳,接着又用十几年。
  曹老头上一回去隐贤集是虚岁七十那一年。那一年,曹老头在家买木料打棺材,买布料缝妆老衣。这么两件大事张罗好,曹老头去一趟隐贤集看大先生。这一趟,曹老头没见着大先生。大先生十年前作古了。大先生姓赵,家住赵家台子,离隐贤集二里路远。赵家台子四周围堤坝,淠河涨大水淹不着。大先生家门前有一口大水塘。他家在水塘里喂养两只大白鹅。两只都公鹅,整天在水里“嘎嘎嘎”地乱叫唤。两只公鹅不下蛋,喂一年不杀,喂两年不杀,喂三年不杀,专门养鹅种。四周村人家喂母饿缺鹅种,就抱来母鹅放进水塘里。两只公鹅一扑一扑地扑上去。当地人叫鹅扑水,不叫鹅配种。大先生不在了,家门前的一口水塘空下来,见不着两只公鹅凫水里。上一回,曹老头上午赶到隐贤集,在大先生儿子家吃一顿晌午饭,下午早早地回来家。
  一转眼,日子过去二十年。曹老头这一回去隐贤集,哪里还有大先生?
  这一回,曹老头上隐贤集,不走水路,走陆路。他的大致行程路线是这样:毕家岗至蔡家岗十里路远,曹老头坐上公交车,半个小时到那里;蔡家岗至寿县城二十里路远,曹老头转乘一趟公交车,一个小时到那里;寿县城至隐贤集七十里路远,有乡乡通中巴车,曹老头上车掏十块钱,两个小时到那里。隐贤集属于寿县隐贤镇。中巴车途经隐贤集西头停下来,曹老头慌慌张张地走下车。
  二十年没去,隐贤集的格局模样还是老样子,隐贤集的房屋街面还是老样子。曹老头走上街面,四下破破败败的,空空落落的,不见几户住家的人家。很显然,街面上的人家搬走了,丢下一个破败的集,丢下一个空落的集。曹老头不知不觉地流出泪。这样的一个隐贤集跟他记忆里的反差大。在曹老头的头脑中,那是一个兴隆的集,那是一个热闹的集。那里有曹老头少年时候的欢乐喜悦,那里有曹老头年轻时候的青春梦想。
  曹老头十四岁,帮人家使船,在正阳关与隐贤集中间上下船搬运货。曹老头十八岁那一年,自个买一条木船,跟我四叔兄弟俩,在正阳关与隐贤集中间来回做生意。曹老头二十八岁那一年,各地成立人民公社,一条木船交给大队做渡船,上岸干农活。曹老头跟我四叔兄弟俩做生意十年,各自盖上三间房屋,各自成家有了老婆孩子。我母亲是曹老头跑船认得的。我四婶是我四叔跑船认得的。我母亲的娘家在淠河边的许家大郢子。我四婶的娘家在淠河边的吴家老圩子。
  隐贤集是一条东西街,曹老头从西头街进,从东头街出,不远处是淠河。淠河边上有一座尼姑庙,叫泰山庵。早年间,这里只有一个小院落,几间青砖青瓦的瓦房。眼下院落扩大,有大殿,侧殿,俨然成了一座像模像样的庙庵。曹老头走进去,瞧见尼姑居士上百人在里边做法事。烟雾缭绕,梵乐嘈杂,曹老头一转身走出来。
  有一年,淠河两岸战事吃紧,曹老头兄弟俩在隐贤集装一船山货,不敢回正阳关。一船山货停靠在那里,一停好多天。曹老头心里急,却喜欢去僻静的泰山庵。庵里有一盘石碾一头毛驴,小尼姑整天赶毛驴在石碾上辗轧稻草。稻草辗轧碎,拌纸浆,做火纸,上集卖,是泰山庵的一项收入。曹老头一连数天去那里看石碾看毛驴,就有一个年老的尼姑走过来跟曹老头说,我看山主不像一个心闲人,要是山主有什么难心事,不妨跟老尼去殿里抽一签算一算。当地人称呼做生意的人为山主。尼姑说话随当地人。
  曹老头跟在尼姑身后,走进殿里。三间房屋,中间塑一尊菩萨像,一旁摆一张案几。案几上面,一端放铜磬,一端放竹筒。竹筒里有竹签,半截露出来。尼姑说,山主先拜一拜菩萨,再抽签算挂,灵验得很。曹老头跪在菩萨跟前,磕三个头。曹老头磕一个头,尼姑敲一声磬。三个头,三声磬。曹老头站起身去抽签。尼姑上手抓住竹筒一阵摇, “哗啦哗啦”竹签一阵响。泰山庵跟别处不一样,抽签一连抽两签。尼姑说,山主抽的第一签是下下签,第二签是上上签,这是说山主眼下万万动不得,一动出人命。曹老头问,我要候到哪一天?尼姑掐指算一算说,山主再候七天,你想做的事,就能做成了。
  七天后,曹老头兄弟俩顺顺当当地把一船货运回正阳关。前两天,淠河里有不少船货物被军队劫持,死伤不少人。
  泰山庵旁边有一个老年妇女在那里浇水兴菜,曹老头走过去跟她搭腔说话。曹老头问,早年在集上行医的大先生,你认得不认得?老妇人说,怎么不认得,我去大先生药堂里瞧过恙、抓过药。曹老头问,大先生家的后人眼下住哪里,你知道不知道?老妇人说,大先生的小儿子住在赵家台子的老宅子里,你要是想去看一看,过一会我找一个人领你去。曹老头心里拿不定主意,是去赵家台子,还是不去赵家台子。老话说,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饭,九十不留坐。曹老头虚岁九十,去人家坐一坐都忌讳。正在犹豫间,那边过来一个骑电瓶三轮车的中年男人。老妇人一招手,那个人停下来。老妇人说,这个老头去赵有胜家,你带他去一下。赵有胜就是大先生的小儿子。中年男人走过来,搀扶曹老头上车。就这么,曹老头不想去赵家台子也得去赵家台子了。
  赵有胜在家里。曹老头不记得赵有胜。赵有胜记得曹老头。曹老头上两回来赵家台子,赵有胜都不在家。赵有胜说他齐小的时候,见过曹老头。曹老头问,我上上回来你家,一晃快有五十年,你怎么会记得我?赵有胜说,我大(爸)在世的时候,经常在我面前说起你,说你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不像做生意的一个生意人。曹老头“噢”一声问,大先生这话怎么讲?赵有胜说,我大说姓曹的兄弟俩憨憨实实的,怎么敢在隐贤集和正阳关这一带跑船做生意?曹老头“嘿嘿”地笑一笑,大先生原本是这样看待他。
  曹老头在大先生的小儿子家坐有两顿饭工夫抬身走人。赵有胜跟他家里的不强留曹老头。赵有胜送曹老头去村头候乡乡通中巴车,他家里的怀抱一只老母鸡撵上来,说要曹老头带回家炖汤喝。曹老头推辞不掉,就这么怀抱一只老母鸡回来家。
  一路上,老母鸡“格格”地不自在。快到家,天黑虚眼,老母鸡安静下来。曹老头跟老母鸡说,你是大先生家的鸡,我哪里舍得杀你炖汤喝,就像我喂牛一样,我会好生地养活你。
    原载《天涯》6期。作者曹多勇,安徽文学院专业作家,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4部,中短篇小说集6部。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中国作家》《作家》《山花》《天涯》《钟山》《小说界》《大家》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300万字。长篇小说《美丽的村庄》(与人合作)获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中篇小说《好日子》荣获安徽文学奖。

特 别 声 明

根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寿县融媒体中心(寿县广播电视台)为寿县县域内唯一具有新闻采编、播出资质的媒体机构。寿县县域内,其他所有自媒体及商业媒体均不具备新闻采访、编辑、转载、发布等资质。

寿县融媒体中心所主管运营的媒体平台有寿县县委主办《寿州报》、FM101.2、FM105.9寿县人民广播电台,寿县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寿县发布”、“寿县广播”微信公众号,@寿县发布微博,寿县人民政府网站、寿县新闻网,寿县手机台APP,寿县融媒体中心抖音号等,是以引导群众、服务群众为宗旨的县域官方主流媒体的综合服务平台。

寿县融媒体中心所属媒体平台发布的所有信息,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自媒体以任何形式转载,特此声明。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淮南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监督举报电话 0554-667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