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九莲塘畔那棵老柳

发布时间:2021-11-17 作者: 杨凡俊 阅读次数:936
[字体:  ]

   那棵老柳孤独地静默在九莲塘西畔。
  柳根大部分裸露在塘水里,柳身向塘面斜生,树皮枯黑,龟裂成一小条一小条。树心已被蚀空,柳身靠塘堤面有一道五指宽的裂口,从裂口望进去,向根是一个幽深的黑洞,向梢也是一个幽深的黑洞。但树梢顶端,却是成人胳膊粗的新枝,枝皮青绿而光滑,条条细枝从新枝上垂下来。
  四十年前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是一株老柳了。那时她是塘畔众多柳树中的一株。我曾扯着她的一根细枝,在散发着荷香的塘水里洗脚。
  第二次遇到她,时间已相隔二十年了,我已成为老柳身旁不远处繁华的小集镇中的一员。这时的九莲塘畔也只剩这一株老柳了。我已经不会再扯着她的细枝将汗脚伸向已发黑发臭的塘水里了。
  我常站在老柳旁凝视着她。虽然我不知道她在这里静默了多少年,但她肯定见过九莲塘九口塘的样子,肯定曾陶醉于那满塘荷叶的清香里,肯定见过经常从她身边缓缓走过的,如今已七十二岁的黄老爷子光着腚在塘里摘莲蓬的样子。那满塘荷叶的清香四十年前我也曾陶醉过。塘畔,那震碎晨梦的捣衣声至今还回响在我耳畔。
  老柳也许会怀念她曾经的小伙伴们。四十年前,塘畔柳树依依的场景至今还常挂在黄老爷子嘴边。
  可——
  眼前,一切都变了! 满塘的清香散了,晨曦里的捣衣声哑了,老柳树孤了,碧波黑了,臭了。
  看着老柳树身只剩不厚的一层皮,我会想,这么重的伤,也许明年春天老柳就不会吐新芽了吧!但来年东风刚露头,我发现那些依依的柳条抽芽儿了,显绿了。
  夏夜里,狂风大作,屋顶的瓦片在风中呻吟着,一棵高大的意杨“咔”得一声惨叫,粗壮的枝桠轰然坠地。我会想:那棵老柳恐已坠塘溺亡了吧。但第二天我发现,老柳依然斜斜的伸向水面,四周的地面或水面连一片青叶都没有。
  老柳就这样在我的各种的担心里,一年又一年地绿了,枯了,枯着,绿着。
  每每走在九莲塘畔,我都不忍去看即将挤满水草的塘面。我替塘中的鲤鱼担心,担心她们挤进草缝寻不着回家的路!我替塘中的鲢鱼悲伤,悲伤她们因天热水浅而曝尸草隙!我也替老柳着急,着急她每日呼吸着塘畔腥臭的空气而不能继续健康着……
  2020年,轰鸣的挖掘机压着秋的尾巴驶入了九莲塘。
  轰鸣的机器声让布满塘底的黑泥失去了踪影,也让九莲塘向东胖了一圈,塘堤也变得高而宽阔起来。
  工人用镂空的方砖从塘底向上沿堤为塘围了一圈石坡,我知道那石坡的顶就是将来九莲塘的水面线。
  九莲塘本是狭长的,工人又在塘腰处修了座连接对岸的折形桥,还随手在桥中建了一个长亭。以后我就可以很方便地从这条折线走向对岸,可以在炎热的阳光下躲进长亭的阴凉里啦。
  轰鸣的机器,喧嚣的人声,暂解了老柳的孤寂。这也意味着从此后,老柳也不会孤独了。塘畔陪伴老柳的有他的新来的同类,有樱花,木槿花,紫薇花,有矮冬青,有挤满空地的草坪,甚至还会几只顽鸟,翩翩的蝴蝶。有尖声尖语,在健身道上奔跑的邻家小孩,走路缓慢地黄老爷子也会每天准时出现在晨曦和傍晚的健身道上。
  去年,九莲塘那荡漾的碧波只出现在了施工头手里的那张“振兴美丽乡村·九莲塘改造项目”效果图里。今天,老柳已经把她的影子投到了九莲塘漾漾的碧波里,一群游鱼正在老柳那交横的疏影里嬉戏。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淮南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监督举报电话 0554-667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