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寿县新闻网!
网站首页 / 文化寿州 / 散文随笔

那株白山茶花

发布时间:2021-11-24 作者: 王志明 阅读次数:505
[字体:  ]

   阳台上的那株山茶花开了,纯白如雪。每每相望,满心欢喜。
  我并非一个爱花之人。扪心自问,既没五柳先生“采菊东篱下”的悠然,亦无濂溪先生“出淤泥而不染”的情操。
  至于种植那株白山茶花,缘起昔年迁居。新居落成,欣然入住。
  客厅南侧的阳台,四面用钢化玻璃构建,形成一个还算宽敞的阳光房。无论是清晨第一缕曙光,还是傍晚最后一丝夕阳,都不吝邂逅。
  “奇葩冬后蕊,羞涩见东风。” 宋代陈宓诗句里白山茶花的倔强、含蓄,与我性格颇为契合。于是和妻前往淮河新城花市购买了那株白山茶花。
  冬去春来,那株生于山野,居于阳台的白山茶花,悄然生根,默然长叶,淡然开花。我,沐浴晨曦落霞,悦读隽永文字,品韵暗香浮动,生活简单而惬意。
  金庸先生在小说《天龙八部》中,曾对各种名品山茶花有过诸多曼妙的描写。品读文字,遐想联翩,不禁对烟雨江南,乃至云南大理心向往之。而眼前那株白山茶花似乎与主人心有灵犀,恣意生长。从小拇指粗细到渐次丰盈,从最初枝头只绽放几朵,及至花缀满枝丫。那欲滴的翠绿嫩叶,洁白的重瓣花蕊,淡雅的沁脾馨香,氤氲着生机盎然。
  “花瓣极大,雪白如玉,花瓣上洒满星星点点的红斑。”心中意淫,那株白山茶花是否就是曼陀山庄里的佳品玉茗流落民间。细细端详,洁白无瑕,却无星点红颜。甚是遗憾,却也释然。若“红妆素裹”当真被我养在这方寸斗室,不免唐突佳人,无疑焚琴煮鹤,大煞风景。而那株不知名的白山茶花,与我,小人物的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交融,倒也妥帖。
  “山无陵,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这是《上邪》中地老天荒的誓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是《庄子》里洒脱无羁的轻狂;而我独愿撷取“不变冰霜操,从他百卉红。”诗行中不随波逐流却随遇而安,初心不改的执着。
  念着恋着,那株怒放的白山茶花已是花雨飘零。于是我又期待来年。有些事,相伴一季,缱绻一年,有些人,结缘一次,一生思念。

主办:寿县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寿县融媒体中心
地址:寿县国投大厦 邮编:232200 电话:0554-4027701 传真:0554-4032565
皖网宣备34120140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4120200039 安徽商网 提供技术支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淮南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监督举报电话 0554-6678590